充电两小时 通话五分钟

【金光/砚蕉】似水柔情

上一集图透差点把人吓死,赶紧码一篇强行HE补血,这样真结局出来时才不会痛哭流涕(平行世界的胜利!)


====================================


事情已经过去有一段日子了,误芭蕉的伤势恢复的很好,砚寒清却落下了后遗症。某天夜里,鳞王发病,右文臣急匆匆地赶去太医院,发现砚寒清正伏在医书古籍中浅眠。右文臣才刚碰到他的肩膀,没来得及摇上两下,砚寒清忽然抓住右文臣的手臂,另一掌猛的来了一记背击,未反应过来的右文臣只觉得一阵天旋地转,等膝盖撞地的疼痛传来,发现自己已被砚寒清压制在地上。

“砚、砚、砚——”右文臣艰难地发出声音。

眼前逐渐明朗的砚寒清倏地意...

新剧似同人……#魆妖记17

不大会用ps,粗制滥造还请原谅……

【金光/恨心】通感

为何会在梦里见到他?

四周是从未见过的景象,蓝得发黑的天空,刺鼻的血腥味,脚下是湿黏的带血的泥土,黑白郎君站在尸山之顶,狂笑不止。

温皇听了她的描述后,摇着扇子想了好一会儿,和她说:“这大概是通感吧。”

“通感?”

“古已有之。据说,在人还没有发明文字之前,便是用意识来交流的。”


之后的几天,忆无心都梦到了黑白郎君。她看得见他,这让人欢喜。她和他讲话,他能听到;他受伤,她也能感受到疼。

“你还是老样子。”

“黑白郎君永远都是黑白郎君。”

“我这两年,跟着精忠大哥、银燕大哥他们学习了很多,你有察觉到我的功夫好点了吗?”

“没!”

“呃……好吧,你说的也没有错。...

【金光/砚寒清/姚金池】怜取眼前人

试吃鱼温柔不粘人,还懂吃,而金池又那么会做菜,不觉得试吃官很适合做食神的男闺蜜吗(笑)

高能预警:很短,写着玩。CP大概是千池和砚蕉。


============我是正文分割线============


离开海境前,狼主拍肩叮嘱砚寒清说:“年轻的时候要及时享乐,老了才能成为我这么棒的大叔啊!”

 砚寒清连连点头说:“在狼主你很优秀这一点上,我完全没有异议。”*


千雪孤鸣回到苗疆后,依旧挂念砚寒清有没有在好好享乐,于是在七巧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给砚寒清寄去一张请帖。正巧,此时的砚寒清非常需要从“受欢迎”的日子中逃开一段时间,就向鳞王告假,前往苗疆一日游了...

【金光/恨心】苗疆住院期间的小甜饼

“出去!”

一声怒喝,端菜的小官跌跌撞撞地滑向门外,狼狈而出。

这两天,到竞日孤鸣面前哭诉自己再也不要服侍黑白郎君的小官特别多。大部分人都哀求道,不去了不去了,就算要被你王上打一顿也不去了!太可怕了!被黑白郎君吼一嗓子,不仅吓破胆,小命都要减掉半条。

久而久之,苗疆王宫里有了个传言——大名如雷贯耳的黑白郎君,竟然有起床气。

其实这是误解。黑白郎君何许人也,怎么可能睡到被人吵醒为止?只是近期受伤太重,睡眠昏沉,血压低,心情不快,导致原本就不怎么样的坏脾气就更容易点爆,所以很容易撞上枪口。

就算是竞日孤鸣这样的智者,面对病居宫中的不世狂人,也会感到头痛。

他清清嗓子,说:“金池呢?”...

【金光/忆无心中心/苗疆】来日方长

高能预警:忆无心中心,苍狼风逍遥榕桂菲御兵韬出场,黑白郎君压场子。时间是从东瀛归来后的某天。

这是一个肯定会被打脸的脑洞。说实话我也不希望正剧这么来,但脑洞一下还是可以的嘛。


==============================


01

忆无心觉得,意识是多么脆弱。

她被叫到了苗疆的边境,那个需要她救治的人,是苗疆的王,正在虚弱又痛苦地躺在床上,神志不清。

“是意识被入侵。”榕桂菲拭擦了病人额上的汗,轻声和忆无心解释说:“敌人趁王上不备的时候,入侵了王上的意识。我无能为力,听说忆姑娘擅长意识交流,就想请你来救王上,不然……”

想到可能的结局,榕桂菲不禁哽咽。多日...

涂鸦初级选手,纯粹想看食神和试吃官同框,就腆着脸画出来了……
动作有参考。梗为东皇37集砚俏DIY。

【金光/砚蕉】纸鸢

高能预警:一些乱七八糟的私设,慎阅……仅仅是自己对于砚蕉关系的一点想法。感觉是以前关系比较好才会导致现在这无法跨越的代沟吧。

没啥cp感,没有糖也没有刀(哎我在写啥……)


回忆起小时候,经常想到在无根水中飘飘摇摇的一只纸鸢。

那一年宗亲聚会,大大的堂子里左右坐满了人,误芭蕉捏着母亲的手,觉得眼前的一切好热闹,她好喜欢,便要拉着母亲往前走。母亲拉住她的手,低下身子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嘱咐她说,要有礼貌,和长辈打招呼的时候要笑。误芭蕉连连点头。

母亲把她带去认识一个个她头次见的沾亲带故的长辈。她咧着嘴笑,等到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腮帮子都酸了,不知道笑有了多久。

餐间,长辈会让...

【金光/风心】夜雨

当成是酒精之夜的番外吧,依旧是现代paro,风逍遥x忆无心。纯粹是想写吻戏。

希望有更多人能get他们的好(¯﹃¯)只恨手笨写不出万分之一。

==============================


夜雨来得猝不及防。本来打算一起出去吃晚饭,约好了在风逍遥家楼下等,结果两个人都没查天气,忆无心还没走到,大雨就倾盆而下,冒着雨跑到他家后,浑身湿透。

雨没有停的意思,风逍遥迟疑了一会儿,提议说:“要不来我家坐一会儿?”

忆无心内心有一瞬间停顿,然后说好。


忆无心跟着风逍遥上楼进了公寓,风逍遥开门,忆无心跟着进入,公寓内有非常熟悉的味道,让...

【金光/风心】酒精之夜

更完了重发一遍_(:з」∠)_

和搜tag时搜到不感兴趣内容的旁友们说声抱歉。

CP风逍遥x忆无心,大学paro,不吃慎点。其余有少量剑蝶、银霜、觞渊、始玉。

原先只是想圆满一下自己关于金光现代的脑洞结果脑补出了一篇言情


(1)

风逍遥常挂在嘴边的“酒精之夜”实际上就是周末夜晚。在他眼中,那连续六天的工作日就是为了“酒精之夜”而铺设的过场,拉长了距离方能更好地享受。

而今天的“酒精之夜”发生了一点变化。夜依旧是夜,在朗朗夜空下,地上是一片草坪,草坪靠河,秋夜里还有夜虫低鸣。而摆在面前的不是酒精,而是滚着热泡,冒着热气的火锅。

事情要从新生报道那天说起。风逍遥负责在报道那天...

【旺达与巨像】云间尘土

A

狩猎祭典上,巫女要将神圣的兽骨交到最勇敢的猎人手中。在祭坛底下的鼓声中,她将兽骨交到他手上。

他接过兽骨以后,微笑着把头低了下去,没有说话。


B

旺达曾经来神庙中找她治疗过伤口。她将他手臂上的创口用净布紧紧包住,显然,这是被巨大的猛兽咬伤的。只见旺达脸色苍白,冒着汗,神情痛苦不已,一声不吱。

为了让他放松下来,她说:“你是怎么面对比自己大的多的猛兽?”

他没有立刻回答。

“……早就有所准备了。”

“你真厉害啊。”她由衷地说道。


——————

随便写两段。对这个游戏很着迷(¯﹃¯)

【霹雳/千聆】桃之夭夭

前言:涅槃花的梗请戳



1

翻书的声音消失了。

聆月抬起头,看见遥星正把胳膊支在一本厚重的古籍上面,眼睛发亮地看着自己。藏经阁内影沉沉的,书架中整齐放着的几百年的书,还有壁上晦涩的章纹,都与遥星这样一头红发、精灵般的女孩子不甚谐和。

“聆月姐姐和策师大人是怎么认识的?”

“你怎么想知道这个?”聆月用不介意的口吻说:“忘了他当年把你关在无日囚的事了?”

“但是聆月姐姐没有被策师关过啊。”

聆月对着她微笑了一下,再次将注意力回到了书卷上,除此以外似乎没有其他反应了。遥星努努嘴,意兴阑珊地继续翻看古籍。然而翻弄了几页后,她忍不住小孩似的叹气,将翻开的书往聆月面前一推。聆月看了一眼...

【金光/恨心】以吻封缄

此文水且傻,毫不香艳,假车都算不上,纯粹是看了预告片后激动的产物,大家看了能笑一笑最好……虽然对此我毫无自信_(:з」∠)_

忆无心与黑白郎君cp向。

么么哒!

 -----------------------------------------------------------

1.

还没来得及开口,一双手臂忽的从肩上穿过,在他脖子前扣成一个环,细腻柔软的一头黑发贴在面颊一侧,一股不可名状的气息氤氲开来,如同获悉外敌入侵时的野兽,知道自己非面对不可,蓦然转头,不知鼻尖正好触碰到忆无心的眉心。

黑白郎君感受到忆无心胸腔内发出“咚”的一声,再看她现在的表情——微张着嘴,呼...

好喜欢恨爷一扇子灭掉烛火的打招呼方式啊!


官逼同死!


无心蒙着面纱的样子太心疼了,还好能意识交流。

RAY的笑容就由我来守候!!(不对

已授权。第一次做汉化,有问题请指正土下座嗷嗷嗷

作者バンアコ,地址直通车:http://www.pixiv.net/member_illust.php?mode=medium&illust_id=57314116

喜欢请给作者投星星,手机用户链接放评论。

转载请注明作者地址!!!


ray小可爱生日快乐啊~⁄(⁄ ⁄•⁄ω⁄•⁄ ⁄)⁄

【杀戮天使】kiss

      杰克身上的绷带多久换一次?蕾切尔思考着问题,用指腹轻轻地抚摸对方细长手指上起卷的绷带,挑起翘着的绷带尾端,一点点往外解开,绕了几个圈,露出了发红的皮肤,忽然手指犹如幼蛇忽的退缩,蕾切尔抬眼看了一眼杰克,一边抚摸那凸起的指骨,手指放松了下来,蕾切尔接着刚才的动作。她动作很慢,很细心。她五官的线条就如同她性格一样淡漠,在杰克看来,就是一双死气沉沉的眼睛和一个无趣的人。那为什么要看着她的眼睛呢?她的眼睛在看自己烧伤的手,一双很丑的手,蕾切尔的手倒是又白又细,这样的两双手放在一起,对比着实在是很有趣。杰克松下肩膀,另一只空闲的手托...

【金光/剑蝶】被女朋友打是怎样一种体验?

被女朋友打是怎样一种体验?


    被女朋友当街打了一个巴掌,怎么样才能让她知道我也是有脾气的??她是不是不爱我了?

——————————————————————————————

一剑无极,是个天才

 没钱去中原出差、雨音、看到鬼、朋友有酒吗、断义绝情郎等九百人赞同。


喂喂喂,那么多人邀请我真的好吗?我是没什么关系,但是我家那位被误会成是母老虎可怎么办?

被女朋友打那叫打吗?

爱的教育懂不懂?

换我提问了,你们知道有一个家务全能的女朋友是什么体验吗?

你们知道女朋友为了你和老爸翻脸是什么样的体验吗?

什么...

【金光/修心】心安

 @未成曲调 点文。

其实拖了这么久我是没脸再放上来了的,但是总归不是事儿啊……

原剧向,cp修儒&无心,清水。食用愉快www


===


修儒与忆无心告别的时候,他们还像孩子一样,握着对方的手,表情忧虑,但没有愁绪,带着笑嘱咐着事情,他们相信未来的哪一天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无心,你担心的太多了啦。”

“因为我是姐姐啊。”

“那,你不要哭了。”

修儒走了,他朝着那个黑色的身影用力摆了摆手,开始了四处行医的生活。

每当有难得的闲暇时,他都会写上一封信,信笺里夹着药或者是花草。

信上说,他忽然想到上次开的药方里少加了一味药,本来可以救活那个小孩...

【霹雳/狗廉】时间旅行

说在前面:

室友推荐给我的梗,用在狗廉身上再适合不过了。如此诗意葱茏的梗我一开始实在有些难以下手,然而还是忍不住,希望喜欢狗廉的你们能喜欢。


最后一个孩子也回家了,私塾一下子空了下来,只有晚霞稀稀落落地打在花园里,远处的山和天空组合成了能让人心情平静的风景。伴随着病子手上的钟摆发出的窸窸窣窣的规律声响,廉庄将大门关上。

“随遇,随遇……”今天的病子一直叫着这个名字,他坐在大石头上,看着满天星光,廉庄在一旁坐着,吃着校长送的没有加糖的糕点,一边给病子指着天上的星座,但病子仍然不停地叫着随遇的名字,廉庄不发出声响地叹了口气,说:“该回屋了。”

病子的脑袋躲在毛绒绒的帽子兜...

【霹雳/绮文】梦里墙外

*绮罗生&文家千金,最光阴&廉庄,现代梗。

甚入!甚入!甚入!拉郎很方。赠@疏楼虫宿。

每周一都是好天气。图书馆的白墙连接着蓝天与白云,划出一道金黄色的边际,看着令人心旷神怡。儿童区的小朋友们看到她的时候,都跑到落地窗前叫着她的名字。

这样的好天气已经持续了三个月了。平日里努力准备考试,双休日去赚兼职,给暑假里没法和父母待在一起的小朋友们读故事书。今天的小孩子似乎多了一些,文婉琰扫了一眼教室,发现多了一个小孩,一个新来的男孩。这个男孩看起来比这里所有孩子都要小,穿白色的运动衫,圆乎乎的小脸上有一黑褐色的大眼睛,留着银灰色的刘海儿。他一个人待在角落里,戴着卡通太空狗面具。文婉琰也不去...

【霹雳/狗廉】追随梦境的漫长旅程

预警:此文无糖,此文无糖,此文无糖!


“最光阴又做什么梦了?一看到他坐在时间树下,就知道他做梦了。”

饮岁回城主:“装模作样。”

某年某月某日,最光阴又因为做了一个没头没尾的梦,而发一整天的呆了。

“多是心有所念,得治。”城主对最光阴说:“时间是不能耽误的花朵,一旦过时,就不美了。嗯,你可以去苦境走走。”

“不去。”

城主安静地拿起西洋杯喝了口红茶,一边的饮岁咳了一声,准备帮助城主挽尊:“我觉得城主说的对。”

结果是更不耐烦的回答:“要去你自己去。”

最后绮罗生说话了。

“你不妨听城主和饮岁说的,下去走走吧?”

绮罗生说的话总是管用的。最光阴希望绮罗生和...

【金光/姚藏】算桃花

阅读提示:

地点交趾国,时间镜月婚前。


      罗碧不信命。但未成年时,千雪想去算一下自己几岁能摆脱祖王叔的魔掌,就请了大祭司帮他算,大祭司自然是含糊其辞的,说这个不好算,但为了不得罪小王爷,就说可以帮他测一测姻缘。千雪年少轻狂,不在意这个,但也好奇,就答应了,结果测出个桃花乱象,把千雪吓得不轻,他一把抓过罗碧,说大祭司你给他看看。罗碧刚要开口拒绝,大祭司就已经看完相了。

“而立以前决不可沾惹女人,否则定有血光之灾。”

大祭司如此言重,以至于罗碧和千雪二人半天没有说话。千雪觉得罗碧比自己惨多了,就想办法说了一句安慰的话...

【金光/姚金池中心】谱


姚金池第一天被带领到北竞王府时,一直在往回看。王府金丽华殿,典雅堂皇,一草一木皆是奇珍。会见北竞王前,她扶了扶头饰,理了一下裙摆,等自己呼吸匀畅了才缓缓走入。北竞王和想象中不太一样,他面色苍白,眉眼含笑,举止间尽展荣贵之姿,语速缓慢,两句话之间就会有几声咳嗽。待人亲切,对她亦是。

“姚金池,你就是姚明月推举的,来给小王做食补的女官?”

“是,竞王爷。”

姚金池款款施礼,眼睛却闪烁出不安的情绪,北竞王脸上浮出了更和善的笑意。

“那么从今以后,就有劳你了,金池。”


姚金池来到北竞王府的第二年,来这里拜访的人都会说上一句“竞王爷的气色变好了”。然而北竞王气虚体弱...

【金光/剑蝶】表白

有一句老话说:谁先表白,谁就吃亏。有人不这么想。把不这么想的两个人放在一块儿,相处就会非常愉快。

在中原和苗疆,剑无极的表白很少有人不知道,剑无极和凤蝶二人对此事都不大在意,温皇比较在意。

“哈,我只是不赞同你选剑无极。”

“话不投机半句多。”凤蝶回答。

要说追求女孩,就要讨好她身边最重要的人。但剑无极不这么想,爱情是两个人的事,关温皇这个假父亲什么事?但也因此绕了不少路,才亲到凤蝶。

其实剑无极应当感谢温皇,没有他这样的监护人,就不会有凤蝶这么成熟稳重又冷酷温柔的姑娘。

住在还珠楼的日子里,剑无极有时候会抱着恶作剧的念头偷偷去温皇的房间,但总是什么也没有做的离开。

“你要是不敢...

【金光/万雪夜/忆无心】何以慰离别

忆无心走在她的前面,头低着,系着马尾的发绳似乎松了,万雪夜抬了抬手,又将手放回。她低头看了看地面上浅浅的脚印,跟随忆无心放慢了脚步。

银燕带他们来到金雷村,让一个唇红肤白的女孩子帮他们安置下来。因为担心,万雪夜就先跟着无心进了房间,无心坐在床沿,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她的脸,万雪夜轻轻坐在她的身边。无心没有讲话,低着头,双肩因为沮丧而垂着,万雪夜安静地陪她。房间安静地只有无心吸鼻子的声音。

“对不起,雪夜大哥。”

万雪夜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讶,“嗯?”

“我又麻烦到你们了。”忆无心抬了抬脸,黑纱之下的脸蛋异常白净,眼圈是红的,似乎还带着泪。“我只是有点难过,等一会儿就会好的,你们不要担心我。”说...

【霹雳/赤鹭】朴素

01

今天的客人有些与众不同。他到了店里之后就一直不说话,即使问了:“客人,请问你需要什么?”他也不理不睬。

飞鹭热情地说:“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和植物的关系很好哦。”

这里是一家位于角落的药店,屋顶是用干草铺的,四壁破旧,但养了很多植物。飞鹭对这位客人的沉默一筹莫展,就不停地介绍着药名和对应的病症。过了好久,那位客人叹了口气,打断了她:“我想吃点什么,你这里有吗?”

“啊,有的!客人请你在这里坐一会儿。”

飞鹭摸索着拿出一串葡萄,洗净后放在干净的盘子里。

听声音,客人应该是一位少年。飞鹭听着他安静吃水果的声音,心想这一定是外地人。

“客人你来这座城里有什么事吗?”

那人安静了...

【DGM/神娜】偷酒

该死。神田优握紧自己的右腕,咬紧牙关,使房间保持安静。

汗水滴在脚边。慢慢地,痛感没有那么强烈了。半晌,他在房间里发出一声吐气声。

站起来的时候,腿还有些发软。神田优俯下身子,从床底下取出一个木箱,一个月没有回到教团,箱子边上积了灰,他直接打开了木箱,木箱里放着一瓶酒,一个玻璃杯。他看着它们,表情冷淡。

箱子被扣上的声音很轻,接下来是液体倒入玻璃杯的声音,慢慢的。

神田举起酒杯,苍白的脸上有了些为难。杯口触碰到嘴唇,忽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神田。”

神田的手静止了。他没有看门外,盯着杯子里轻微的流动。

“神田?”

依旧没有回答。

“神田!”

杯子的酒忽然掀起了一个小浪花...

【金光】黑白无常家庭篇

*前篇有:

CH1 校园篇


Part1 黑无心的家庭

无心的家人很多。她在托儿所长大,养父是个善良的好人,还有其他的长辈也很照顾她。在找到亲生父母后和父亲住了一段时间,现在由小阿姨金池照顾。

无心的爹很帅,娘很美,可惜他们感情不和很久了。

在罗碧被苗疆集团革职,与千雪一同住地下车库的时候,某天,他终于接到了女儿与他同住。一边对女儿心存愧疚,一边觉得只有他才能给女儿最好的保护,弥补这么多年来没有一起相处的遗憾。

无心刚和父亲、千雪叔叔一起住的时候,分分钟都有新的惊喜。某天,他们三个人一人一桶爆米花,对着一个小电视机正在家庭影院,忽然传来了类似撬门的声音。

“有人在撬门?!”...

【金光】Game Box[CH1]

这是看了日本一篇的同人后,魔戮第一集后,脑洞大开后写的,现在看起来相当过时=口=原本想有趣地写恶搞长篇的,还是放弃了……_(:з」∠)_

==============================

CH1


“最近藏镜人愈发亚历山大了呢。”

“一定是因为忆无心的举动让他受惊了。”

“剑无极也就算了,银燕最近在做什么?”

“是哦,他们三个到底在做什么?”


一切要从剑无极的冒险盒开始说起。


三天前。

“剧组里好久没有看到剑无极了。”

“啊,银燕,你知道吗?”

“不知道,最近没有他的戏,大概回学校了吧。”

实际上,回学校只是个形式,剑无极花了一个星期的...

【金光】黑白无常的校园生活

金光学院有名的黑无心,白常欣——简称黑白无常。不要被江湖绰号所误导了,她们都是品学兼优,人见人爱的好孩子,而莫名其妙具有驯服校内校外不良少年的超能力,有时候连警察也需要她们的帮助……总之,只要有黑白无常在,修罗场一秒成为欢乐谷。


PART1 黑无心

 “听说没有,零班的那个黑龙做了三百个腹部绕杠!”

“真的假的,平时看他这么个样子,没想到体育这么强。”

一道凌厉的眼神扫过两个在说话的男生。白狼一脸不高兴,穿着松垮的白色运动装,单肩背着几乎要掉下来的书包,他在道路中间走着,所经之处,所有人皆退开几步接着议论纷纷,这时——

“白狼!”

白狼抬起头,穿着裙装校服,带着帽子的

1/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