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电两小时 通话五分钟

【金光/砚寒清/姚金池】怜取眼前人

试吃鱼温柔不粘人,还懂吃,而金池又那么会做菜,不觉得试吃官很适合做食神的男闺蜜吗(笑)

很短,写着玩。CP大概是千池和砚蕉。


=================================


离开海境前,狼主拍肩叮嘱砚寒清说:“年轻的时候要及时享乐,老了才能成为我这么棒的大叔啊!”

 砚寒清连连点头说:“在狼主你很优秀这一点上,我完全没有异议。”*


千雪孤鸣回到苗疆后,依旧挂念砚寒清有没有在好好享乐,于是在七巧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给砚寒清寄去一张请帖。正巧,此时的砚寒清非常需要从“受欢迎”的日子中逃开一段时间,就向鳞王告假,前往苗疆一日游了。...

【金光/恨心】苗疆住院期间的小甜饼

“出去!”

一声怒喝,端菜的小官跌跌撞撞地滑向门外,狼狈而出。

这两天,到竞日孤鸣面前哭诉自己再也不要服侍黑白郎君的小官特别多。大部分人都哀求道,不去了不去了,就算要被你王上打一顿也不去了!太可怕了!被黑白郎君吼一嗓子,不仅吓破胆,小命都要减掉半条。

久而久之,苗疆王宫里有了个传言——大名如雷贯耳的黑白郎君,竟然有起床气。

其实这是误解。黑白郎君何许人也,怎么可能睡到被人吵醒为止?只是近期受伤太重,睡眠昏沉,血压低,心情不快,导致原本就不怎么样的坏脾气就更容易点爆,所以很容易撞上枪口。

就算是竞日孤鸣这样的智者,面对病居宫中的不世狂人,也会感到头痛。

他清清嗓子,说:“金池呢?”...

【金光/忆无心中心/苗疆】来日方长

高能预警:忆无心中心,苍狼风逍遥榕桂菲御兵韬出场,黑白郎君压场子。时间是从东瀛归来后的某天。

这是一个肯定会被打脸的脑洞。说实话我也不希望正剧这么来,但脑洞一下还是可以的嘛。


==============================


01

忆无心觉得,意识是多么脆弱。

她被叫到了苗疆的边境,那个需要她救治的人,是苗疆的王,正在虚弱又痛苦地躺在床上,神志不清。

“是意识被入侵。”榕桂菲拭擦了病人额上的汗,轻声和忆无心解释说:“敌人趁王上不备的时候,入侵了王上的意识。我无能为力,听说忆姑娘擅长意识交流,就想请你来救王上,不然……”

想到可能的结局,榕桂菲不禁哽咽。多日...

涂鸦初级选手,纯粹想看食神和试吃官同框,就腆着脸画出来了……
动作有参考。梗为东皇37集砚俏DIY。

【金光/砚蕉】纸鸢

高能预警:一些乱七八糟的私设,慎阅……仅仅是自己对于砚蕉关系的一点想法。感觉是以前关系比较好才会导致现在这无法跨越的代沟吧。

没啥cp感,没有糖也没有刀(哎我在写啥……)


回忆起小时候,经常想到在无根水中飘飘摇摇的一只纸鸢。

那一年宗亲聚会,大大的堂子里左右坐满了人,误芭蕉捏着母亲的手,觉得眼前的一切好热闹,她好喜欢,便要拉着母亲往前走。母亲拉住她的手,低下身子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嘱咐她说,要有礼貌,和长辈打招呼的时候要笑。误芭蕉连连点头。

母亲把她带去认识一个个她头次见的沾亲带故的长辈。她咧着嘴笑,等到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腮帮子都酸了,不知道笑有了多久。

餐间,长辈会让...

【金光/风心】夜雨

当成是酒精之夜的番外吧,依旧是现代paro,风逍遥x忆无心。纯粹是想写吻戏。

希望有更多人能get他们的好(¯﹃¯)只恨手笨写不出万分之一。

==============================


夜雨来得猝不及防。本来打算一起出去吃晚饭,约好了在风逍遥家楼下等,结果两个人都没查天气,忆无心还没走到,大雨就倾盆而下,冒着雨跑到他家后,浑身湿透。

雨没有停的意思,风逍遥迟疑了一会儿,提议说:“要不来我家坐一会儿?”

忆无心内心有一瞬间停顿,然后说好。


两个人在一起后,别说吵架,连意见不合都很少有。也没什么亲昵的举动,除了拥抱以外,最亲密的一次接触就是...

【金光/风心】酒精之夜

更完了重发一遍_(:з」∠)_

和搜tag时搜到不感兴趣内容的旁友们说声抱歉。

CP忆无心x风逍遥,大学paro,不吃慎点。其余CP皆为官配(详情见tag)。

原先只是想圆满一下自己关于金光现代的脑洞结果脑补出了一篇言情


(1)

风逍遥常挂在嘴边的“酒精之夜”实际上就是周末夜晚。在他眼中,那连续六天的工作日就是为了“酒精之夜”而铺设的过场,拉长了距离方能更好地享受。

而今天的“酒精之夜”发生了一点变化。夜依旧是夜,在朗朗夜空下,地上是一片草坪,草坪靠河,秋夜里还有夜虫低鸣。而摆在面前的不是酒精,而是滚着热泡,冒着热气的火锅。

事情要从新生报道那天说起。风逍遥负责在报道那天...

【旺达与巨像】云间尘土

A

狩猎祭典上,巫女要将神圣的兽骨交到最勇敢的猎人手中。在祭坛底下的鼓声中,她将兽骨交到他手上。

他接过兽骨以后,微笑着把头低了下去,没有说话。


B

旺达曾经来神庙中找她治疗过伤口。她将他手臂上的创口用净布紧紧包住,显然,这是被巨大的猛兽咬伤的。只见旺达脸色苍白,冒着汗,神情痛苦不已,一声不吱。

为了让他放松下来,她说:“你是怎么面对比自己大的多的猛兽?”

他没有立刻回答。

“……早就有所准备了。”

“你真厉害啊。”她由衷地说道。


——————

随便写两段。对这个游戏很着迷(¯﹃¯)

【霹雳/千聆】桃之夭夭

前言:涅槃花的梗请戳



1

翻书的声音消失了。

聆月抬起头,看见遥星正把胳膊支在一本厚重的古籍上面,眼睛发亮地看着自己。藏经阁内影沉沉的,书架中整齐放着的几百年的书,还有壁上晦涩的章纹,都与遥星这样一头红发、精灵般的女孩子不甚谐和。

“聆月姐姐和策师大人是怎么认识的?”

“你怎么想知道这个?”聆月用不介意的口吻说:“忘了他当年把你关在无日囚的事了?”

“但是聆月姐姐没有被策师关过啊。”

聆月对着她微笑了一下,再次将注意力回到了书卷上,除此以外似乎没有其他反应了。遥星努努嘴,意兴阑珊地继续翻看古籍。然而翻弄了几页后,她忍不住小孩似的叹气,将翻开的书往聆月面前一推。聆月看了一眼...

1/4
©不成象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