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王/龙樱】一朝一暮

存个档

Blue-Elephant:

一朝一暮

文/大象君


赠蓝桑。


龙马君亲启:

圣诞快乐!承蒙你在生日这天雅鉴贺卡。纽约的圣诞节会下雪吗?身体安好吗?上个礼拜,与我一同看了比赛的奶奶说:“龙马在美国也有好好表现啊!”看到不苟言笑的奶奶在电视机前露出骄傲的神情,我也由衷地开心起来。


龙崎樱乃在电脑面前犹豫了一下,继续写道。


因为公事,我将来纽约出差,为期三周。如能承蒙在寒冬中与你相见,我将不胜荣幸。


写下这句话的樱乃开始担心,他训练很忙吧?或许不在纽约?秉着绝...

【金光/苍心】情非得已

为了爽,写得特别骚,慎阅啊!

小无心生日快乐!

赠乐君。

—————————————


1

从出差失踪到莫名其妙欠了一屁股债的员工,步天踪一怒之下招起了新人。他综合了应聘者的诸多信息,最终颇有些不放心地将忆无心留下了——一个资历尚浅,样貌小巧的姑娘。她能胜任吗?自己不是个和蔼的上司,部门里的年轻人一个比一个不靠谱。步天踪望见办公室贴墙的一排萎靡不振的盆栽,为了安心而想:不管怎么说,女孩子总能养好花花草草吧。

三个月后,步天踪以夫人身体不好为由提前退休,忆无心被升为部门总管时,大家纷纷起了步天踪刚开始时的那种顾虑。忆无心的父母曾经是这里的高层,职员更新换代后,当年发生的事情只有少数...

【金光/剑蝶】风间的少年

此文是去年参与剑蝶同人本的文章,因为剑客夫妇一起出去打怪了喜滋滋问主催能不能解封发网上~


以下是导读:

剑无极和凤蝶婚后一子,儿子周岁后,剑无极带儿子去东瀛探亲,结果东瀛忽然战事不休,导致父子二人三年后才得以返回还珠楼。

好不容易回到母亲身边,本以为日子就可这样细水长流,结果还珠楼内却是一阵阵的鸡飞蛋打。习惯了父亲开放式教育、在东瀛野惯了的二代完全适应不了还珠楼的生活,而且常常被楼主戏弄在鼓掌之中,每一次败北,二代都痛下决心,非打败这个讨人厌的家伙不可!

然而,山峰太高,路途遥远。但幸好,他父母恩爱,长辈们又很有趣,这条路,他走得不会太辛苦。...


【荒野之息/林塞】诗者歌

宫廷诗人视角,也就是卡西尔的老师。

cp林塞。

---

1

古代诸位勇者封印之灾厄,历经万年时光终在此苏醒……

羊皮卷被烛光映照得通黄。诗人执笔不动,低哼出一段悠扬的旋律。他感觉到了,海拉鲁城堡门前繁花似锦,海利亚士兵整齐的操练声,巨大烛灯下的长餐桌,以及那个在展望台含笑嫣然的公主。

旋律忽然停了。他又想到了暴雨,淤泥与血腥,躲避傀儡兵的战栗,那要命的惨白激光。他喝了许多酒,双手战栗,毛笔抖落的瞬间,刚刚写下的诗句被黑墨晕染开去。

灾厄发生后,卡卡利特村的村民每晚都能听到诗人酒后的啜泣声。但没有人会在第二天提起这件事。

公主舍命换来的平安,这血祭的征途,从来不和任何人无关。...

【荒野之息/剧情整理】日记+卓拉石碑+卡西尔诗歌

【一万年前的事情】
海拉鲁王国的历史是一部从远古时代开始,便接连蒙受盖侬这一灾厄入侵的历史…… 
每到那时,拥有勇者之魂的人就会和继承了女神之血的神圣公主一起为我们夺回和平,所以它也是一部不断重复着的历史…… 
随着时间的流逝,和盖侬的那些战斗最终也都变成了传说…… 
接下来我要和你述说的,就是1万年前左右的事情……

当时的海拉鲁是一个有着高度文明的国家,就连怪物也无法对其构成威胁。 
所以人们想靠着自己的技术力量来帮助勇者和公主,想建造出就算灾厄复活也必定能将其封印起来的东西。 
于是人们建造了四头需要人操纵的巨大怪兽, 
并称呼它们为神兽……...

说起来,很感激大学时候老师对我的直截了当的评断,让我减少对他人认同的期待,而是尽量客观地去自我审定,当然大部分时候是毫无长进的——我会对此感到痛苦。而完成自我期待的作品会鼓励我继续走下去。

【不是企图抓住什么,而是心灵逐渐接近】虫君总能和我脑电波相通,比心!!

疏楼虫宿:

如果再遇到爱的人,请拉住她的手……


亲爱的象君 @象 总能给我灵感,虽然我总是没抡完=_=

2018的第一个月就这样过去了…………

祭司部5+1
老干部真的老发长语音,烦恼…

【金光/苍心】圈

时间线拨前,关于苍心写得很随意,因为一股脑儿写个完整的长篇还做不到,只能把一些片段先支离破碎地表现出来,希望不要见怪……


*


“金池,你在发什么呆?”姐姐回头看她,抿上胭脂的嘴唇带着笑说,“头发还没扎好吗?”

她问:“姐姐……你在紧张吗?”

“……我不知道!”一向擅长控制表情,表现千金公主矜持庄重的姐姐双颊竟透出粉红,那双晶亮的双眸忽然看向自己,神秘地问到:“金池,你知道结婚最后是怎么做的吗?”

金池不懂得姐姐的笑意,轻声嘟囔道:“啊?不就是睡觉吗……” 

明月转过身去,得意道:“等你结婚那天,我再告诉你吧。”


这是第二次为新娘梳...

关于《曾相识》,取自相逢何必曾相识,和琵琶行里的意思有点不一样,这里是如果一开始不认识,也不至于现在处于双方都受挫的尴尬地步。无心的台词说“我做不到”,意思是做不到恨你,也做不到爱你;而苍狼也打算让她离开,他的人生是管理国家,而无心或许更适合去更为广阔的江湖上行善。对,本来是一篇BE,结果忽然转向,小甜饼停不下来,管不住这手……

狂风暴雨般哭泣

假事磨:

 @象 胖友的苍心真好吃,《曾相识》里的拥抱看着真难过,还有没画完小天使又写了篇更新,幸福到抹泪。


【金光/苍心】光

联动上文:《曾相识》


寝居前烛光透出纸窗,在月光下能看清点点发亮的尘埃。苍狼轻声开门,羊皮书卷中伏着一个睡熟的身影。苗疆的桌子比中原矮上许多,她蜷着腿,身子尽量向前地靠在案几上,看起来睡得有些吃力,像是累到极致又睡不安稳,向来平静温和的眉宇间在此刻不太安稳,在梦什么呢?不会是梦到他了吧?这个出于私心而娶了她的男人,让她在多个夜里难以入眠……的确不是一个好梦。但恨他爱他对她来说都太难了。刚刚才完整地看完了三叠典籍卷帙的苍狼觉得自己目前不适合思考这份纠结难懂的关系,于是他扶住她的肩膀,将她轻轻靠在自己手臂上,抱起时,半搭手臂上的脑袋沉了一沉,她悠悠转醒,那双湛蓝的秋波缓缓凝神定睛,直到眼前的...

【假设】听说苗疆祭司俸禄很高

无心花工资重新装修了美人阁,请了被扣光工资的风逍遥喝酒,与榕桂菲逛街买了衣服,还给黑水城寄了特产……用不完的钱交给金池阿姨保管了。 ​​​

俏哥没有去见无心,看到他随后与修儒相互交谈时一声叹息……无心失明的时候,我多希望看到俏如来陪她说说话。一个弟弟绝交,另一个下落不明,只怕这样下去,俏如来会走上亲缘淡薄的孤寡之途。

【金光/空心兄妹】一个段子

帽子忽然被摘去时无心吓了一跳,她回头一看,只见小空把她的帽子戴上了自己头上,看到他的样子,无心忍不住笑了一下,而小空也看到了镜里的自己,一头墨绿的发上浮着一顶帽子,嗯,样子真是傻极了。

无心准备接回她的帽子,但小空把帽子藏在了身后,“别戴帽子。”他说。

她二堂哥忽然严肃的样子让她一瞬间觉得自己戴帽子是一种错误。除了帽子,他还让她换下了穿着舒服的运动衫,穿上一件细长及膝的黑色短裙,衬衫换成了有领口的无袖上衣,球鞋换成黑色高跟鞋。无心看着镜子,觉得不可思议。接着,他带她去逛街,问她,这件好看吗?然后自答:不好看,好看,这两个颜色搭配一起是要去唱戏吗,这个衣服这么土真是委屈了上面的纽扣,等等。无...

【金光/苍心】曾相识

天地间还静默着。她疲惫地睁开眼,在黑暗中躺了数个时辰,一味放纵思绪,不曾入睡。她头脑昏沉,想到伸手可及之处有一瓶专门给她配备的药,她尽量不发出声响地往床边挪。

 “……怎么了?今夜你醒了三次。”

她止住了动作,“对不起……我不知道每次都会弄醒王上。”回应她的是沉默,她愧疚道:“我去别的房间。”

苍狼没有立刻回话。这情景像极了大婚当晚。喜宴过后,苍狼绕过宫廊,一路红光喜色,在走进房中时一瞬冷却。床上躺着装睡的新娘,她穿着大红嫁纱,嘴间还留着红妆。烛光映在四壁,透出柔和的暖色,不自然的皱眉将她的重重心事暴露无遗。

借着酒劲,他心怀疑惑地想,走过弯弯绕绕的王宫回廊时,她会觉...

梦到无心在术法竞选,风哥救了个场,安顿好无心后风哥和别人讨论“怎么和藏镜人摊牌才好”,然后我宛若一个智障地到处八卦。啊,很甜的一个梦,无心在梦里也是个苗条的黑衣服美少女~

我喜欢这个形象~

我有一个梦想,把无心和所有的CPCB闺蜜亲友都写一遍(喂)

【金光/蝶心】梦里花

说在前面:闺蜜向,或者姐妹向。
有点虐,因为无心和凤蝶的共同点就有点虐。
送给好友乐君的,感谢她陪我一起等无心出场(真是等到疲惫)。也希望喜欢无心和凤蝶的你们能喜欢~

====

这天义父特别高兴,把她举过头顶说:“凤蝶啊,跟你说,你罗叔要有小孩啦!”

“千雪,你和小孩子乱说什么!”

“有什么关系,反正凤蝶迟早要有弟弟妹妹的,她整天一个人在还珠楼陪心机温仔,怪可怜的,快生个小孩陪凤蝶玩啦。”

说着,千雪摸了摸凤蝶的脑袋,说:“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呀,和你罗叔说!”

凤蝶轻声说:“……想要哥哥。”

义父笑得更大声了:“哈哈,这个恐怕有点难度哦!”

“所谓近朱者赤,以千雪的女人缘,恐怕是个女儿。”

“哇靠,心机温仔,你别在凤...

狼主:凤蝶啊,苍狼是不是和义父一样帅?——苍狼啊,凤蝶是不是很可爱?

(苍狼:她好像不太高兴……

(凤蝶:义父到底在高兴什么?

三杰里只有藏爸对推CP不感兴趣?

这俩苗疆二代好萌,不知道他们小时候有没有一起玩过,不然可以来个CP叫做“我的青梅竹马总是一脸不高兴”╮(╯▽╰)╭


【金光/忆无心/银燕】兄妹问答

SideA

是你,你来了,请坐吧。对不起,我眼睛还没有好,没法好好招待你。啊,抱歉,害你为难了,没关系啦,虽然看不见,但是倒杯水还是没有问题的。

你说生日?的确,我都快忘了。生日当然要和家人一起过啊,但是亲人们都很忙的样子。我很久、很久没见到大伯了,听说精忠大哥一直在海境无法离开……嗯?有银燕大哥的消息了?太好了……对不起,我一时没控制住,我会忍住不哭的。爹亲、大伯他们都没有告诉我银燕大哥失踪的消息,是我无意听到了温皇先生和凤蝶姐姐的谈天,我一直很担心,又隐隐觉得银燕大哥会没事的,如今听说他真的没事,我真是太高兴了。他怎么样?有没有受伤?你说他现在和爹亲在一块儿?太好了,爹亲一定会把他带回...

【金光/砚蕉】似水柔情

上一集图透差点把人吓死,赶紧码一篇强行HE补血,这样真结局出来时才不会痛哭流涕(平行世界的胜利!)


====================================


事情已经过去有一段日子了,误芭蕉的伤势恢复的很好,砚寒清却落下了后遗症。据说某天夜里,鳞王发病,右文臣急匆匆地赶去太医院,结果被正在做噩梦的砚寒清“梦中伤人”了……

“砚、砚、砚——”右文臣艰难地发出声音。

眼前逐渐明朗的砚寒清倏地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他竟然在睡梦中出了幻觉,把右文臣误认为是伤害误芭蕉的人,一个连贯的反扣动作,令右文臣摔倒在地。

砚寒清赶紧松开了右文臣的臂膀,将他扶起,同时一脸的惊吓...

新剧似同人……#魆妖记17

不大会用ps,粗制滥造还请原谅……

【金光/恨心】通感

为何会在梦里见到他?

四周是从未见过的景象,蓝得发黑的天空,刺鼻的血腥味,脚下是湿黏的带血的泥土,黑白郎君站在尸山之顶,狂笑不止。

温皇听了她的描述后,摇着扇子想了好一会儿,和她说:“这大概是通感吧。”

“通感?”

“古已有之。据说,在人还没有发明文字之前,便是用意识来交流的。”


之后的几天,忆无心都梦到了黑白郎君。她看得见他,这让人欢喜。她和他讲话,他能听到;他受伤,她也能感受到疼。

“你还是老样子。”

“黑白郎君永远都是黑白郎君。”

“我这两年,跟着精忠大哥、银燕大哥他们学习了很多,你有察觉到我的功夫好点了吗?”

“没!”

“呃……好吧,你说的也没有错。...

【金光/砚寒清/姚金池】怜取眼前人

试吃鱼温柔不粘人,还懂吃,而金池又那么会做菜,不觉得试吃官很适合做食神的男闺蜜吗(笑)

高能预警:很短,写着玩。CP大概是千池和砚蕉。


============我是正文分割线============


离开海境前,狼主拍肩叮嘱砚寒清说:“年轻的时候要及时享乐,老了才能成为我这么棒的大叔啊!”

 砚寒清连连点头说:“在狼主你很优秀这一点上,我完全没有异议。”*


千雪孤鸣回到苗疆后,依旧挂念砚寒清有没有在好好享乐,于是在七巧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给砚寒清寄去一张请帖。正巧,此时的砚寒清非常需要从“受欢迎”的日子中逃开一段时间,就向鳞王告假,前往苗疆一日游了...

【金光/恨心】苗疆住院期间的小甜饼

“出去!”

一声怒喝,端菜的小官跌跌撞撞地滑向门外,狼狈而出。

这两天,到竞日孤鸣面前哭诉自己再也不要服侍黑白郎君的小官特别多。大部分人都哀求道,不去了不去了,就算要被你王上打一顿也不去了!太可怕了!被黑白郎君吼一嗓子,不仅吓破胆,小命都要减掉半条。

久而久之,苗疆王宫里有了个传言——大名如雷贯耳的黑白郎君,竟然有起床气。

其实这是误解。黑白郎君何许人也,怎么可能睡到被人吵醒为止?只是近期受伤太重,睡眠昏沉,血压低,心情不快,导致原本就不怎么样的坏脾气就更容易点爆,所以很容易撞上枪口。

就算是竞日孤鸣这样的智者,面对病居宫中的不世狂人,也会感到头痛。

他清清嗓子,说:“金池呢?”...

【金光/忆无心中心/苗疆】来日方长

高能预警:忆无心中心,苍狼风逍遥榕桂菲御兵韬出场,黑白郎君压场子。时间是从东瀛归来后的某天。

这是一个肯定会被打脸的脑洞。说实话我也不希望正剧这么来,但脑洞一下还是可以的嘛。


==============================


01

忆无心觉得,意识是多么脆弱。

她被叫到了苗疆的边境,那个需要她救治的人,是苗疆的王,正在虚弱又痛苦地躺在床上,神志不清。

“是意识被入侵。”榕桂菲拭擦了病人额上的汗,轻声和忆无心解释说:“敌人趁王上不备的时候,入侵了王上的意识。我无能为力,听说忆姑娘擅长意识交流,就想请你来救王上,不然……”

想到可能的结局,榕桂菲不禁哽咽。多日...

涂鸦初级选手,纯粹想看食神和试吃官同框,就腆着脸画出来了……
动作有参考。梗为东皇37集砚俏DIY。

【金光/砚蕉】纸鸢

高能预警:一些乱七八糟的私设,慎阅……仅仅是自己对于砚蕉关系的一点想法。感觉是以前关系比较好才会导致现在这无法跨越的代沟吧。

没啥cp感,没有糖也没有刀(哎我在写啥……)


回忆起小时候,经常想到在无根水中飘飘摇摇的一只纸鸢。

那一年宗亲聚会,大大的堂子里左右坐满了人,误芭蕉捏着母亲的手,觉得眼前的一切好热闹,她好喜欢,便要拉着母亲往前走。母亲拉住她的手,低下身子帮她整理了一下头发和衣服,嘱咐她说,要有礼貌,和长辈打招呼的时候要笑。误芭蕉连连点头。

母亲把她带去认识一个个她头次见的沾亲带故的长辈。她咧着嘴笑,等到坐下来吃饭的时候,腮帮子都酸了,不知道笑有了多久。

餐间,长辈会让...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