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恨心】苗疆住院期间的小甜饼

“出去!”

一声怒喝,端菜的小官跌跌撞撞地滑向门外,狼狈而出。

这两天,到竞日孤鸣面前哭诉自己再也不要服侍黑白郎君的小官特别多。大部分人都哀求道,不去了不去了,就算要被你王上打一顿也不去了!太可怕了!被黑白郎君吼一嗓子,不仅吓破胆,小命都要减掉半条。

久而久之,苗疆王宫里有了个传言——大名如雷贯耳的黑白郎君,竟然有起床气。

其实这是误解。黑白郎君何许人也,怎么可能睡到被人吵醒为止?只是近期受伤太重,睡眠昏沉,血压低,心情不快,导致原本就不怎么样的坏脾气就更容易点爆,所以很容易撞上枪口。

就算是竞日孤鸣这样的智者,面对病居宫中的不世狂人,也会感到头痛。

他清清嗓子,说:“金池呢?”

伸手不打笑脸人,金池如此温婉,又沉得住气,想必黑白郎君态度会好一点。

“黑、黑白郎君说,金池姑娘做的菜不……不好吃。”

这下竞日孤鸣不高兴了,他心中腹诽,这黑白郎君,莫非是没长舌头?

竞日孤鸣叫来金池,问情况,金池道:“回苗王,现在是无心在照顾黑白郎君。”

“呃……她会有生命危险吗?”

“依我看来,没有。”

 

婢女小官们都很好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小姑娘是怎么做到一连照顾黑白郎君三天的?于是等忆无心进去送饭时,都聚在门口侧耳偷听。

只听忆无心把餐盘一放,脆生生喊了一声:“黑白郎君,吃饭了!”

“哼!”

……?

众人绝倒。就这样?!

 

 

难道黑白郎君面对忆无心就不生气?他当然生气!而且生气的地方多了去了。黑白郎君横行天下,绝世高手也要让他三分,却没想到这世上还有一个臭丫头,乘人之危、乱开条件不说,还敢与他正面辩驳是非,一言不合还自顾自走了!

但他能怎么办,杀了她吗?哼,黑白郎君才没有杀弱者的兴致。因此每当被忆无心气得一肚子火时,总要先消掉一半的气,再教训她。(可以参照教训曼邪音那次,先把攻击力转移一大半到地上,再攻击曼姨。)

 

“你呀,平时别那么凶,大家会怕你的。”

“笑话,吾何曾在意过别人的眼光?”

忆无心盯着他看。

黑白郎君被她凝视地有点气。

“臭丫头,你在看什么?”

“……你笑一个给我看看嘛。”忆无心一边说,一边展开了一个微笑,意思是让他模仿,见他毫无动静,就伸出手,用手指提了提他的嘴角。

蹭的一下,黑白郎君的火气又蹿上来了!他咬牙忍耐,等气消一半后,再用手指顶她眉间,推之。

忆无心捂着额头,一边说痛,一边忍不住笑。

这臭丫头,着实可气!



2017-06-13
评论(6)
热度(40)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