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砚寒清/姚金池】怜取眼前人

试吃鱼温柔不粘人,还懂吃,而金池又那么会做菜,不觉得试吃官很适合做食神的男闺蜜吗(笑)

高能预警:很短,写着玩。CP大概是千池和砚蕉。


============我是正文分割线============



离开海境前,狼主拍肩叮嘱砚寒清说:“年轻的时候要及时享乐,老了才能成为我这么棒的大叔啊!”

 砚寒清连连点头说:“在狼主你很优秀这一点上,我完全没有异议。”*

 

千雪孤鸣回到苗疆后,依旧挂念砚寒清有没有在好好享乐,于是在七巧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给砚寒清寄去一张请帖。正巧,此时的砚寒清非常需要从“受欢迎”的日子中逃开一段时间,就向鳞王告假,前往苗疆一日游了。

离开海面后,砚寒清撑起一把纸伞。路人或许会对一大男子要防晒这一点感到讶异,但砚寒清毕竟从没离开过海境,而四季如春的苗疆阳光,一如狼主的热情,让他一时间没法直视。

到底是苗疆王室,一场及笄礼都办得如此隆重。砚寒清打算把海境产的珍珠手链送给狼主的千金后,就找最远的一桌坐下,但狼主热情地拉住他,要和他聊天,砚寒清礼貌以对,心想等开吃了就好。正聊着,一个身着淡绿的婉约女子将一盘点心放到狼主和他的面前。

“啊,砚寒清,这是姚金池。金池啊,这是砚寒清,海境那边的人。”

简单地介绍后,千雪接过姚金池做的点心,一边吃一边说话,压根没有品尝。姚金池再把点心给砚寒清,砚寒清点头致谢后,将小巧的糕点放入嘴中,然后表情不动了,任糕点在口中融化。

“喂,砚寒清,你有在听没?”

没有去回复还在对他喋喋不休的狼主,砚寒清转头就和金池说道:“金池姑娘,我从来没吃过那么好吃的绿豆酥。”

没等金池回答,狼主就笑了:“哈!海境是把你饿着了还是怎么,一块甜食而已,犯得着那么感动吗?”

千雪便秒换话题,以为砚寒清只是单纯出于礼貌地夸一夸金池而已。砚寒清欲言又止地看着姚金池去其他桌分绿豆酥了,他心里头一阵无奈。

经过必要的饭前敬酒后,终于到了拿筷子吃饭的环节,虽然面前都是苗疆的传统菜,但他仍是享用地不亦乐乎,完全没有水土不服。他注意到,这位姚金池姑娘和小官们一同上菜,但苗王对她似亲人一般,十分客气,狼主家的千金也是对她亲热无比。若是王室中人,不可能做端盘送碗的活;但若是朝中女官,又为何受到苗王如此礼待呢?

砚寒清又意识到,这是王室啊。王室中发生过什么事,又怎么会让他这个外人猜到呢?不过,由于刚刚被狼主打断了,他还没有好好谢过金池姑娘的手艺。于是,趁着饭间,他见姚金池忙完,就走上前去,为她的厨艺道谢。

姚金池低头,说:“公子谬赞。”

“不是谬赞,真是好吃到不忍心让它们消化掉。”

姚金池微笑,但仍是不好意思。砚寒清意识到姚金池是个手艺卓绝却不禁夸的姑娘,就以询问食谱来代替夸奖。不知不觉中,两人从糖分谈到食谱,从食谱谈到药理,从药理谈到食补。

“好啊!没想到你们二人这么谈得来。”

狼主笑着打断他们,手边还牵着七巧。七巧看到金池后就叫了一声“金池阿姨”,张开双臂跑向她,金池亦是温柔地抱住小姑娘。

“啊,真是失礼了。”阿姨?砚寒清不动声色,嘴上回答狼主的话说:“只是我作为一名试吃官,见到食补官不免多问两句,还请金池姑娘别嫌我烦人。”

姚金池道:“金池已经不是食补女官了,今日只是为七巧庆生来的,砚先生见多识广,金池自愧不如。”

狼主一把抓过砚寒清的肩膀说:“你这家伙啊!到了苗疆,还是要继续装是吗?金池你知道吗,这可是海境有名的候补丞相啊!”

砚寒清受到惊吓,冷汗直冒,“狼主,别吓着金池姑娘和七巧小妹妹。”

看着狼主一脸高兴的样子,金池自然也开心地掩袖而笑。一张张笑脸中,只有砚寒清格格不入地一脸无奈。

但看金池姑娘的样子,她和狼主的关系,大概和自己所想的无差了。

 

生日礼结束后,姚金池送了砚寒清一盒酥点做伴手礼,砚寒清感叹道:“要不是海境不适合作物,我也想在寒舍前搭上一结着篱笆的菜园子。”

金池笑道:“先生的智慧不应放在庖厨之中。”

“金池姑娘,你可别听狼主讲的,哎,我的梦想啊,就是在屋前种一果树,到了果实成熟的时候,摘下来给妻子和孩子吃。”

砚寒清见金池眼中一亮,就明白面前这个姑娘的心愿,也和自己如出一辙。

“愿先生早日寻得意中人。”金池由衷地说。

砚寒清想到了表妹嗔怒时的样子。他想了想,对金池说:“不如怜取眼前人。”

金池愣了愣,后了然地笑了,莞尔中颇有些怜惜的意味。

 

没想到苗疆一行,还能遇到一知己。砚寒清想。看来,出门也不全是坏处啊。





*处出自《神圣懒汉的冒险》

评论(8)
热度(16)
2017-06-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