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蝶心】梦里花

说在前面:闺蜜向,或者姐妹向。
有点虐,因为无心和凤蝶的共同点就有点虐。
送给好友乐君的,感谢她陪我一起等无心出场(真是等到疲惫)。也希望喜欢无心和凤蝶的你们能喜欢~

====


这天义父特别高兴,把她举过头顶说:“凤蝶啊,跟你说,你罗叔要有小孩啦!”

“千雪,你和小孩子乱说什么!”

“有什么关系,反正凤蝶迟早要有弟弟妹妹的,她整天一个人在还珠楼陪心机温仔,怪可怜的,快生个小孩陪凤蝶玩啦。”

说着,千雪摸了摸凤蝶的脑袋,说:“想要弟弟还是妹妹呀,和你罗叔说!”

凤蝶轻声说:“……想要哥哥。”

义父笑得更大声了:“哈哈,这个恐怕有点难度哦!”

“所谓近朱者赤,以千雪的女人缘,恐怕是个女儿。”

“哇靠,心机温仔,你别在凤蝶面前说这些啦!喂,藏仔,你笑什么!”


年幼的她不懂孤独,只是夜深人静时会忽然梦到曾经的生活,醒来时觉得内心空荡,只有裹着被子到主人的房间,在他的床尾睡下。渐渐的,她不再做这些梦,于是她在某一时刻忽然觉得,自己会忘了以前的事。迷雾中的父母、族人,渐渐的成为一个遥远的影子,同葬于黄土之下。


几天后的一个夜里,凤蝶做了一个梦。梦里有个小小的孩子,在她面前一步一步地跑着,凤蝶追了上去,却怎么也追不上那个孩子,那孩子摔了一跤,在地上趴着不动了,凤蝶喘着气,走了过去,莫名觉得悲伤。

门外一阵慌乱的声响,凤蝶被惊醒了。

“温仔!温仔!”

义父心急火燎的声音从外面传来,她急忙披了件衣服起来,走出房间时,听清了义父的声音。

“温仔,出事了!姚明月在战场上生了孩子,找不到了,藏仔快疯了,没日没夜找了三天,你快和我去一趟!”

千雪说完就冲出去了,温皇原地不动了片刻,准备出门,他回头,注意到门口的凤蝶,二人对望了一会儿,温皇叹了口气,说:“没事,你在还珠楼待着,我们马上回来。”

凤蝶茫然地点了点头。

温皇也走了。烛光照着空空荡荡的还珠楼,凤蝶忽然眼睛酸涩,蹲下身子,哭声呜咽。她想起了几年前,出门帮她捉蝴蝶后一去不返的大哥……就哭的越发响了。


窗外,夜雾茫茫。



凤蝶默默地来到床前,点上一支主人珍藏的安眠香。

现在是夜深。

傍晚的时候,无心因为练功力竭晕倒,一直睡到了现在,凤蝶只望她不要在半夜醒来,这样便不会因分不清黑夜还是眼盲而感到绝望。

无心静静地躺在床上,净布遮住了她那双的眼,却挡不住她忧伤的心绪。那张素净的小脸,苍白的面颊,都让凤蝶想起了十八年前,那个放声大哭的夜晚……恍惚可怕的梦,义父慌乱的声音,还有主人那一脸明了,却没有说破的无奈表情。

凤蝶叹,无心,无心,取名的人想让她不以己悲,但失去太多,又怎能不在意?怎么能无缘便无心来搪塞?从那个晚上到现在,人事纷纷扰扰,起起落落,聚散离合……而她,名义上的姊妹,直到现在才真正走进了无心的世界。

是晚了,还是时机到了?

来到还珠楼后,无心很听话,也很平静,但这个没有城府的孩子藏不住内心的忧郁。好吧,凤蝶她早就和主人提过,和无心说话的时候,讲话不要只讲一半,也不要忽然冒出一两句调侃天地不容客的话,无心她是不会觉得好笑的……

无心觉得拘束,是因为认为自己给别人添麻烦了吧?

窗外忽打一声惊雷,凤蝶轻手轻脚地关上了窗子,而无心似乎皱了一下眉,涟漪转瞬即逝。

她轻轻松了口气。

主人的安眠香,果然精品。


翌日,凤蝶端了早点进房,只见无心已经起床,还打开了窗。

还珠楼太大,无心不方便走动,凤蝶便每餐都送到房中。

无心摸索着坐了下来,凤蝶把勺子放到她手里。

二人安静地用餐。窗外,竹林滴露。

凤蝶见无心含着早点,若有所思的样子,问她:“无心,没有胃口吗?”

无心摇摇头,“凤蝶姐姐,我想……金池阿姨了。在黑水城的时候,金池阿姨也常常做甜汤给我喝。但我现在的样子,就算想见她,也不敢见她。”

“所以,无心你要打起精神,这样才能让金池姑娘放心。”

无心不语片刻,说:“无心来了还珠楼后,经常要凤蝶姐姐安慰。”

“我们是姐妹,无需在意。”

“无心也希望,有需要我照顾的人……”无心喃喃地说,然后她皱了皱眉,似乎是找不到这样一个人,半晌,她说:“黑白郎君他……”

“放心吧,黑白郎君不会出事的。”凤蝶一边说,一边在心里悄悄道歉。因为,如果对方是天地不容客的话……就不一定了。

“他和爹亲一样,越战越伤,我甚至想,如果他们和温皇先生一样爱过清闲的生活就好了……”无心羞赧地笑了笑,“凤蝶姐姐,无心是不是很幼稚?”

“你只是觉得孤单了,无心。”

无心被说中了心事,心中一阵难受。本来,她在还珠楼受尽凤蝶与温皇的照顾,理应每天都欢喜才是。可行踪不明的父亲,可能战伤的黑白郎君,还有自己一直在做负累的事实,都令她疲惫不堪。

是不是不要去想,才是好的?才是对的?

窗外一声鸟鸣,阳光照进了屋子。

无心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抬了抬头,对着凤蝶说:“凤蝶姐姐,我昨晚……我梦到了一片很美的花园,我看到,养父,灵长,二师兄他们,我很高兴,还跑了起来,但梦里使不上力气,跑了两步,就摔倒了……”

凤蝶一愣。真的会有这么巧的事吗?时隔多年,两个人的梦,竟然能有逻辑的联系到一起?

无心继续说:“……然后,我在灵界的好朋友,爱灵灵,她把我扶了起来。她和我说,我有小侄子了,还邀请我去东瀛玩……”

凤蝶握住了无心的手,说:“等你眼睛好了,我带你去缥缈峰下看花海。”

她心里想的是,如果无心愿意,眼伤好了以后,也可以继续待在还珠楼……但她说不出口。因为无心牵挂的太多,一颗如此柔软的心,怎么能装下那么多在这个江湖沉浮的人?

无心另一只手轻轻附上了上去。似乎都明白,只是这份恩情,她无法接受,也不想拒绝。

或许会有这么一天的。

评论(4)
热度(1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