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苍心】光

联动上文:《曾相识》


寝居前烛光透出纸窗,在月光下能看清点点发亮的尘埃。苍狼轻声开门,羊皮书卷中伏着一个睡熟的身影。苗疆的桌子比中原矮上许多,她蜷着腿,身子尽量向前地靠在案几上,看起来睡得有些吃力,像是累到极致又睡不安稳,向来平静温和的眉宇间在此刻不太安稳,在梦什么呢?不会是梦到他了吧?这个出于私心而娶了她的男人,让她在多个夜里难以入眠……的确不是一个好梦。但恨他爱他对她来说都太难了。刚刚才完整地看完了三叠典籍卷帙的苍狼觉得自己目前不适合思考这份纠结难懂的关系,于是他扶住她的肩膀,将她轻轻靠在自己手臂上,抱起时,半搭手臂上的脑袋沉了一沉,她悠悠转醒,那双湛蓝的秋波缓缓凝神定睛,直到眼前的人渐渐清晰,并且感受到身体失重,顿时,还没苏醒过来的心跳忽然不安地跳动起来。呃,印象里,苗王似乎从来没有这样做过啊……


苍狼看着她的目光惊上加惊,表情害羞又惶恐,不禁苦笑道:“这些艰涩难懂的书,比榕姑娘的安神药更好用吗?”


他弯腰把她放在床上,说话时发出的气息吹在她的额头上,酥酥痒痒,脸唰的就红了。“书……是白天从藏书阁里找的,拿了许多,却没有看完……”


他笑了笑,不回话。无心坐进锦被中,看着他一样样卸下繁复的装饰和衣服,忽然涌起的感觉,很怪异,又已经习惯了,这种怪异又习惯的感觉,让她把握不准自己的内心。哪有妻子看不惯丈夫在自己面前更衣的呀?莫非上前说,我来帮你吧……一想到王上会用怎样的眼光看她,羞耻心就膨胀到两颊飞红。


“苗王后的身份,让你感到压力了吗?”


一个令人错愕又看穿内心的问题,她“嗯”了一声,声音弱的不像谦虚承认,而是举旗投降。


“听榕姑娘说,你停了药,我看你夜里多梦,为何不继续服用?”


“榕姑娘的药太好用,总让我睡到日上三竿。”


“那为何?”


“……苗王总是起的很早。每早起来时,王上都已经批阅完了公文,甚至练完了功。”


这句话让他想起幼时的自己,总是没时间陪他打猎,一心投入国家的父王,怅惘心思永远不在自己身上的母亲……他曾也费劲心思,心里想着就算做不到父王的成就,也要与父王一样努力。


“你这份上进心,倒像是臣子,不像王后。”一时无话,他揉了揉额头,说:“时候不早了……孤王也累了。”


她轻轻回应。没过多久,就听到了身后之人发出的沉睡的呼吸声。她犹豫了许久,翻了翻身,借着月光,看到他深色的头发绕过宽阔的肩膀。


这个睡姿一时有点不习惯。她无声地深吸一口气,闭上了眼。






那是一个黎明初时的梦。梦里是雾凇沆砀的森林,隐隐传来飘飘荡荡的流水之声。白色的世界里,两只鹿安静地在流动的溪水边饮水。无心认得那只鹿。苍狼曾带她去林中打猎,她故意发出动静惊跑了它们。只见它们缓缓抬起头的瞬间,鼻子碰在了一起,顿时,内心一阵温暖的跳动,异样而熟悉。


日光还未透过山峰,星光即将与黎明之空融合,晨风吹来雨后花园的气息。半梦半醒之间,微弱有光。房间的一角,苗疆的君主正在昨日她趴着睡着的案几前,入神地翻阅奏章。通常来说,他应该在专门办公的地方处理这些事。此刻他席地而坐,低着头,双手压在奏章两侧,她看着他,看到的不是她的丈夫,而是一位伟大的君主,看到他专注的神情与他肩上的负重,看到他与王族血脉一同与身俱来的深重使命与漫长之路,他的庄重仁善,坚毅沧桑,与这台案几上的明烛一般,闪耀着温和而明亮的光芒。


评论(19)
热度(3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