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苍心】圈


时间线拨前,关于苍心写得很随意,因为一股脑儿写个完整的长篇还做不到,只能把一些片段先支离破碎地表现出来,希望不要见怪……


*



“金池,你在发什么呆?”姐姐回头看她,抿上胭脂的嘴唇带着笑说,“头发还没扎好吗?”

她问:“姐姐……你在紧张吗?”

“……我不知道!”一向擅长控制表情,表现千金公主矜持庄重的姐姐双颊竟透出粉红,那双晶亮的双眸忽然看向自己,神秘地问到:“金池,你知道结婚最后是怎么做的吗?”

金池不懂得姐姐的笑意,轻声嘟囔道:“啊?不就是睡觉吗……” 

明月转过身去,得意道:“等你结婚那天,我再告诉你吧。”

 



这是第二次为新娘梳头,玉梳子温柔地穿过了新娘的黑发,姚金池的回忆放地更远……那是她与姐姐离开交趾国的前夕,她的亲姊,穿着大红嫁纱,抿着娇艳的双唇,与为婚礼而奔忙的屋外不同,屋内安静地可以听到呼吸声,那是一种交杂着恐慌和兴奋的呼吸。而无心是不同的,她太静了,安静地没有一丝喜悦之情,但她又是温和的,温和地对此并没有任何不满……过去和现在的场景在脑海与眼前交织,金池的手不禁愣了一下,姐姐的头发,也是那么软的么?

她正在编的是苗疆王后特有的发型,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精巧的辫子,但这繁杂无比的编发在她手下似乎不成问题。金池看着无心,这个终日以纱掩面的孩子,脸上终于有了适合她美貌的精致妆容,金池微微笑着,心里头有些酸涩的幸福。这种场合,该是由她的姐姐看到啊……

发上的触感忽的停止了,无心转过身去,只见她的金池阿姨眼角含泪,善解人意如她自然也是知道阿姨想到了什么,她咽下忽然涌上心头的酸涩,说道:“金池阿姨,你放心吧。我对苗王没有恨。”

恨一个人对她来说太难了,但你也不能强迫她去爱苗王。姚金池内心千言万语,话刚上喉,只听门被打开,紫雀儿一般的七巧探头进来,立刻转头向外面的人喊道:“无心姐姐在这里!”

凤蝶小跑上来抓住七巧的手,本想带她离开,见到妆镜前的无心也不禁愣了一愣,七巧摇着凤蝶的手说:“无心姐姐是我见过最好看的新娘子。”

无心对此似乎有些疑惑,害羞着低下了头。金池觉得,眼下还是让这些女孩子陪无心度过最后的少女时光吧,不高兴的,担忧的,都不该让无心想起来。

 

众人正在花园里打点装扮,一派热闹中有一熟悉的身影,他精神气爽地指点着挂灯笼的下人,见到金池时立刻喊住她:“金池啊!你无心那边忙好了哦!那快和我去苍狼那边吧,听说那边连个会梳头的人都没有!”

金池与千雪走在宫廊中,千雪话一直没停,看来实在是高兴的紧。“听说苍狼登基时也都是你帮忙打点。我看啊,整个苗疆除了你,没人管得好这些事。”

金池勉强笑笑,因为内心忧愁百结,对这难得听到的褒奖不甚在意。千雪见了,便说:“安啦安啦,孩子们都大了,结婚不好吗?”

金池停下脚步。她立于廊下,有些难受地摇了摇头:“我曾与无心说过,姐姐与姐夫是政治婚姻,各取所需,并无感情基础……二十年后,一样的事情发生在了无心和苍狼身上。我知道,对人不对事,苍狼与无心,和姐姐与姐夫终归是不同的。但是,千雪王爷,无心她会幸福吗?”杀父之仇之于苍狼,丧母之恸之于无心,金池她实在是怕……这样的两人,真的可以以夫妻的名义生活在一起吗?

几年前的动荡巨变,亲缘陨灭,对于藏仔,对于苍狼,他能怎么办,能怎么办呢……狼主毫不在意地笑着说:“幸福怎么算?无论是锦衣玉食还是嫁个好丈夫,无心都是幸福的。但我想,这些都不是无心想要的幸福。无心这孩子聪明又懂事,我相信和苍狼结婚这个选择,不全是为她自己。所以啊,如果无心日后有一点不开心,就算苍狼是我唯一的亲人了,我也会好好教训他一顿的。所以,金池啊,你放心吧。”千雪拍拍她的肩,哄着说:“大喜的日子,你哭什么!你看,我的侄子,和你的外甥女结婚了,天底下有比这更巧的良缘吗?”



2018-01-03
评论(9)
热度(2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