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七夕情人节段子

1、姚藏/公寓

还是清晨。

睡眼惺忪的藏镜人感到全身不适。

床太软了。

藏镜人闷闷地转了个身

太香了,什么鬼?

藏镜人睁开眼睛。

是姚明月的脸,她正软绵绵地睡在旁边。

一阵短暂的死机。

藏镜人决定走为上策,掀被子,找衣服,套T恤。突然一条美腿横在腰前,脚趾夹住他腰上的肉。

藏镜人回头后一脸见到鬼的表情。姚明月一手支着脸颊,含笑,犹如一尊卧玉美人。

藏镜人不动如山。

姚明月把盖在胸口的被子敞开,笑出了百媚生的水平。

是昨天发生的事,姚明月打来电话要和他谈离婚协议。

两个人分居有一段时间了。自从藏镜人被革职,他和他兄弟狼主一直住在租来的地下室,吃了一个月的泡面。

他本来不想去的,拿离婚协议当幌子可以做很多事情,比如阴他。

但姚明月又说,老公~今天可是咱们的结婚纪念日。

难道还怕她不成?藏镜人进门后,发现连烛光晚餐都准备好了。上桌后姚明月抿着葡萄酒杯看他,紫睛微波荡漾。

看着这样的姚明月,藏镜人也会不知所措。

他灌了一口酒,后来喝了不少。

人一旦喝了酒后做了坏事,只要没出人命那都可以推诿给乙醇。

像是酒后驾、酒后吐真言、酒后乱性。

所以哪怕只是一瞬间大脑短路,后悔也是绝对来不及了。

比如现在,面对带着胜利表情的姚明月,藏镜人心里有座名叫“尊严”的大山轰塌了。

与此同时轰塌的还有他那仅存的、一点点愧疚的良心。

他怒道:“离婚协议呢?”

“哟,都这样了,还好意思问我要离婚协议?”姚明月像猫一样地爬到他耳边轻吹气,“昨天晚上你可真勇猛,让人家心神荡漾。”

藏镜人不动如山。姚明月细眉小竖,紧接着嘲讽地回敬,“哼,敢意不敢淫,喝多了还不是这样?”

逞完口舌之利的女人心情更佳,起身优雅地卷起身上的薄毯,下床朝里侧的浴室迈去准备沐浴更衣,藏镜人看她走出房门,后背露出的皮肤白滑,脖子纤长,紫发优雅的散在肩上,毯子在地上长长的拖着,像女王的裙摆,傲然的像不可一世。

藏镜人握紧的拳头发出了咔咔的声音,才惊觉,败北。

他用最快的速度穿好剩下的衣服,只为离开这里,在穿好鞋子准备走时,又感到一股奇怪的气息,他往后一看,姚明月裹着浴巾,手支着脑袋,倚在墙上看他,笑得无比粲然。

“夫君!良辰美景,再来一次吧?”

“姚!明!月!你给我适可而止!”


2、千池/便利店

姚金池,26岁,未婚,帮姐夫看孩子中。

会做菜,而且很好吃。

在便利店上班,工作是准备盒饭。

每天都能看到一个来买咖啡和报纸的男人。

金池阿姨很烦恼,她买了一本书回家。

煮咖喱的时候,金池拿着大汤勺一边搅一边想:“我应该怎么开口……怎么办好在意……可是无心在被她看见会很不好意思……可是……稍微看几页不碍事吧……还是看几页吧。”

金池阿姨从围裙袋子里翻开书。

“男人很简单,他们一眼就能看穿。”

“他们所倚重的就是他们眼睛所见的。”

“当你看上去很美你就掌握了全局。”

“要说出希望,让他知道你对他的需要,但又不能全盘倾吐,要节制,欲擒故纵。”

“小阿姨在看什么?”

“啊!”姚金池迅速把书藏在身后,依旧藏不住洋溢着粉红气息的书面《恋爱一百问》。

“是、是成功交际手册。”

“……,小阿姨。”

“是!”

“我觉得长相不是交际成功的办法耶。”

小阿姨迷茫的点了点头。

外甥女伸出一根手指。

“找共同点比较有用,因为我们总会对拥有很多共同点的人感到亲切。”

“好像是这样……”

“还有,我们往往更喜欢那些也喜欢我们的人,所以让对方知道你喜欢他会比较好。”

小阿姨的脸红了。

“如果不好意思的话,取绰号能拉近两个人的关系!”

小阿姨不明觉厉。

“无心啊……你是不是有很多朋友?”

“小阿姨你也是我的朋友哦。

小阿姨嗫嚅地发问:“那、如果是要想要和一个不认识的人……做朋友,应、应该先怎么做。”

“当然是让他知道你的名字呀。”

小阿姨突然停下了动作。

“啊,小阿姨,你的锅烧焦了!”

“啊!”

第二天,下着轻微的小雨。

小阿姨从家门口一直嗫嚅到了店门口。

清理好店里的一切,她就开始看着窗外。

和以往一样,大概九点的时候,那个男人来了。和往常一样,扎着一个小辫子,戴着圆圈配饰,一进店门就取报纸,挑便当,再到柜台点一杯咖啡。

他没看她的眼睛,直接说:“咖啡。”

然后放上几个零钱。

小阿姨看着零钱那发呆。

一切都和以前一样。

“有什么不对吗?”

“啊,”抬起头看到他的脸,一下子紧张的不知如何是好,“对、对不起。”

小阿姨转过身去拿咖啡的时候,很想掏出那本《恋爱一百问》,去查一查下一步应该怎么做。

“只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就好咯。”

好像听见无心在对自己说话。

“咖啡还没好吗?”

身后响起男人疑惑的声音。

小阿姨灌好了咖啡,转过身,递了过去。

男人接杯子的时候,她开口了:“你好,我叫姚金池。”

说这话的时候她都能感觉自己手在抖,脸很热。对方一开始有些惊讶,不过下一秒就对着她爽朗地笑。

“嗨,我是千雪孤鸣。便当都是你做的吗?”

“是、是。”

“很好吃哦。”

千雪孤鸣露齿一笑,走之前还说了一声再见。

“再见……”

看着走出店门的背影,姚金池感觉自己还停留在那一秒。

============

“小阿姨,你今天心情很好?”

“咦?无心你为什么这么觉得?”

“你在唱歌哦。”



3、白心/校园

早九点,班级下课时间。

教室里的同学三三两两的聊天。

坐在最后一排的白发男同学把头埋在双臂间打盹。

窗外,操场上穿着运动服的学生们在做活动体操。

突然,教室门哗~的被拉开。一个男生相当兴奋地朝教室里的人大喊:“学校门口来了一个背大刀的大叔!”

话音刚落,教室里只安静了一秒,就看见白头发的男生哗~的一下起身,一把拉开窗户就跳了下去。

同学们哇的一下子都冲向校门,把来上课的老师落在教室。

日渐清朗的早上,风吹吹,叶飘飘,有个男人背了把刀。

(还有我呢!)光流掩袖说。

白狼冲了出来,刹在校门口挡住两个人。

“在学校门口背刀,也不问过我白狼的意见!”

坦胸的大叔跨着刀说:“靠北你哪个啊?很拽是不是?”

白狼狂笑一阵,“哈、哈、哈、哈!我是这所学校的老大!”他身上的白运动服被风吹的猎猎作响,再次宣布:“我是白狼!”

“哇靠,这家伙居然不要脸的承认了!”

看热闹的同学已经围成一圈,燕驼龙一阵焦躁,“完了完了完了,白狼同学又要和人打架了!忆无心呢,忆无心同学在哪里?”

树上传来嬉笑声,粉色系的小女生笑道:“老师~黑龙在体育课上晕了过去,无心刚刚把他背去医务室啦。”

月牙岚:“爱灵灵!你怎么又跑到树上去了?”

“你抱我下来!”

月牙岚一下子脸红:“我,这里人太多了!”

爱灵灵对他眨眼睛:“那你上来!”

月牙岚继续脸红:“哦。”

“搞错没啊,现在的臭娃儿都那么开放啊?走,光流,我们去医务室!”

“谁准你进去的?当我白狼是死的吗?”

燕驼龙:“两位啊现在是上课时间你们不能进去!”

邪:“老师啊,学生都跑出来看热闹了,还上屁的课啊?”

白狼:“来啊来啊来啊!”

结果都没有打起来,警察就及时到了。

询问得知,是某剧团里的两个武行为了寻找一个曾经送过他们酒的女孩,想问一下这种酒哪里还有的买。

团长脾气很坏,没事就骂人。没拿到工资的两个人在街上转悠,在一家餐厅门口停下了脚步。邪马台笑晃了晃口袋,再把眼神转到光流身上。

光流抬了抬袖子,表示自己身上没有口袋。

两个人继续向前走。

在一个女孩子提着两瓶酒路过两个人身边的时候,邪马台笑一抬手就从她手里起那两瓶酒,高高举起。

(喂,笑,你在做什么?)

“喂,小丫头,没事喝什么酒?”

小丫头看了看自己空空的两手,也不惧怕,反倒抬头朝他眨了眨眼睛,“我是给我爸爸买。”

“噢。”

邪马台笑把酒还给了她。

小丫头对他们点了点头就走了。

“真好啊,俺也想要一个会买酒的闺女。”

(你就想吧。)

“真香啊,该死。”

邪马台笑摸了摸脖子,打算继续往前走,突然那个小丫头小跑回来,递给他一罐酒。

“这是我爸爸让我给你们的。”

“喂,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做忆无心。”

===============

白狼:“你们头壳是有洞吗??哪有人背着这种东西来学校找人的?”

邪马台笑:“你到底是不是不良少年啊?还学校老大嘞。”

白狼:“找死吗???”

忆无心:“白狼你麦惹事了,做完笔录就回去啦。”

白狼:“哼!”



4、魔世和中原篇(?)

“听说了没,我们居委会的史艳文的二儿子去魔世高中做了不良少年耶。”

“啊,那史艳文岂不是很伤心?”

“听说他还被儿子捅了一刀。”

“妈呀!”

“然后?然后他报警了。”

“谁知道他儿子拉帮结派,结党组团,手下不少人,连班里三个老师都是他手下。”

阿姨们在太阳底下兴致勃勃地八卦,出于痛心又好奇的心态谈论着社区偶像史艳文的家庭琐事。

和中原高中在一个区的魔世高中,聚集了一群比较特别的学生,经常被人认为是问题儿的矫正所。

“大家好,我是从中原高中转来的转校生戮世摩罗,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里的老大了,老师也是,请多指教。”

这是小空的转校发言。

这是最近很嚣张的魔世高中的魔小空,转校第一天就控制整个学校。

天兵君自然是第一时间去报道的。

“嗯,你是天兵君,和我一样是从中原转校来的。”

天兵君一下子九十度弯腰,“老大好!”

“嗯,你叫我老大?”

不是你自己要做老大的吗?!天兵君正焦急地不知道要怎么回答,只见小空两条腿搁在桌子上,一边剪着指甲一边发问。“天兵君,你告诉我,一个学校的老大应该做些什么?”

“这,老大,老大要做的,不就是打其他学校的老大,泡其他学校的美女,然后带着兄弟们一起……”

“哦,原来是这样。那天兵君,我们走。”

“啊、啊?去哪里?”

“当然是去老大能打、美女够水、学生又多的学校了。对了,还要带一把刀,这样显得我比较坏。”

魔小空从魔世高中走出来,一路上,天兵君尾随而行,畏畏缩缩问:“老大,我们这是……”

“话说回来,还没去小弟的学校看过啊。”

果然!“这,老大,去中原高中的话我们会不会人带的太少了?”

魔小空停下脚步,相当不满地看着天兵君。

“天兵君,你为什么不早说呢?”

“不,不是,老大,”你直接就走了,我哪里来得及啊!“我是见老大您神勇无双,拿下小小的中原一定不在话下。而且我听说中原的男生都很不能打,女孩子也很保守……”

天兵君正为自己的机智点赞,但魔小空根本没注意他说话,他看着马路对面,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

“嘘,天兵君,你看对面。”

“啊?”

公交车站,有一对穿着中原高中校服的男女学生,女生正吃着男生拿着的山药麻糬,她轻轻地咬了一口,立刻捧着脸颊喊道:“好好吃!”

“小玉,那个,你喜欢的话,我再去买一盒给你?”

“好啊好啊,我要给阿公带一盒回去。”

“这、这样啊……小玉,能不能不和你阿公说是我买的?”

“公交车来了!”

“唉,天兵君。”

“是!”

“你为什么不告诉我,现在已经是放学时间了?”

天兵君正要说话,只见离校门口不远的地方,站着一群女孩子,于是天兵君很兴奋地向魔小空汇报:“报告老大!还有很多人没有走!”

“雪夜!你说好今天要陪我去吃蛋糕的!”

“雪夜明明说好今天陪我去挑宠物的!”

“骗人,雪夜在一个星期前就答应我一起去参加音乐会的!”

天兵君不敢说话。

“天兵君,她们围着的是个女人吧?中原的女生实在是太可怕了。”

“欸,老大,你怎么走了?不去中原了吗?”

“天兵君,以后出门记得看黄历。”

“老大,老大,你等等我呀老大!”


在另一侧,霜和银燕在一家礼物店门口等待剑无极出来。天气炎热,二人人手一罐冰镇饮料,齐刷刷地拿起,齐刷刷的放下。

霜先打破沉默。

“银燕。”

“嗯?”

“我有话要跟你说。”

“好。对了,要说很久吗?我好像看到我二哥了。”

霜不生气,只是笑了笑。

“哦。没什么,这是给你的。”

“巧克力?”

“是。”

“谢谢你,霜。”

“不客气。”


评论
热度(2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