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恨心】灯会

 

晚上八点的时候,无心就已经睡了。她闭上眼睛没多久,就有感觉被一只手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经历过魔世之乱的无心惊恐地睁开眼睛,但一眼就认出是小玉。小玉一手捂着她的嘴巴,另一只手的食指竖在嘴前,要她别弄醒了浅眠中的金池阿姨。无心像猫一样从床上溜下来,在小玉的帮助下迅速穿好衣服,戴好帽子。她们悄悄走出去,风间始在门口把风,他紧张地东张西望,终于看到两个女孩子从屋子里出来。

“你们终于出来了!”

“嘘,风间大哥,别那么大声啦,阿公会醒的。”

一想到大匠师拿着锤头追着他跑的画面,风间始就捂住了嘴巴。

无心悄悄在小玉耳边问道:“小玉,我们这是要去做什么?”

小玉对无心做了一个“先别说话,跟我来”的手势。

他们三个人悄悄地走出去,溜进石洞,沿着石壁走出了黑水城。

一离开黑水城,小玉开心地转了一个圈,然后拉住无心和风间始的手说:“快走,集会已经开始啦!”

无心一边被拉着跑,一边好奇地问:“集会?”

“最近的那个大村子里,每年一度的集会啦!会有很多好玩好吃的东西,去年我去过一次,超热闹的。”

无心忽然心生向往,同时又有点担心金池阿姨发现她不见后会不会担心。                            

“啊?集、集会?”风间始显然不明白女孩子对美食和购物的热爱程度,想到他帮小玉溜出去这件事被大匠师发现的后果,就不禁打了个冷颤。这个时候小玉回过头看了他一眼,还眨了两下眼睛,对他表示了感谢。

只此一下,风间始顿时忘了大匠师和他的大锤子,而心甘情愿地和小玉一起跑去集会了。

 

平常一年一度的集会都安排在佳节,如今魔世之乱已结束,村里人计划了一下,便安排在今天补上在魔祸时没能举办的集会。闻风而来的商人们聚集在此,摆出了他们从各地找来的奇货。巧手的主妇们连夜做出了动物形状的糕点,还挂上了过节才用的红灯笼。无心、风间始到了这里后,都被这番热闹的景象感染了,心中的不安一扫而光,顿时融入到这片热闹的气氛中去。

小玉分了一部分零花钱给无心,因为她没有任何准备就出来了。小玉还说不用还了,只要保密就万事大吉。无心先把零花钱收下了,因为她想给金池阿姨买一个手镯。至于钱,到时候她再偷偷还给小玉好了。

集市上有人用类似刺青的染色艺术刻画皮肤,风间始极力阻止跃跃欲试的小玉,最后他不得不亲自尝试,用自己的惨叫声证明在皮肤上刻画是一件相当痛苦的事情。事后他们坐在一旁长椅上休息,小玉用嘴吹着风间始的刚刚被刻画过的手臂,风间始脸红到了耳根,无心想起了那本《恋爱三十招》,就借口去买吃的走开了。

集市的一边有外域的魔术师,他们吹着笛子,有蛇从篓子里探出头来,昂,随着音乐伸缩着身体,不少人只敢在一定距离的地方看着。忆无心想,如果由她来吹笛子,那些蛇会怎么样动作呢?她只是想了想,就走开了。

忆无心走进一个拐角,猛地一双手拉住她的衣服,将她拽进一个棚子后面,忆无心看到是一个奇装异服的女人后吃了一惊,她戴着色彩缤纷的项链,用非常严肃的语气说:“你带着一块非常奇特的石头。”

忆无心身边一直有不少石头,但今天出门匆匆,她身上唯一的石头一个。

“那是我朋友送我的礼物。”

女巫盯着她的眼睛说:“这块石头会使你厄运不断。”

忆无心觉得女巫不像是在撒谎,但又不高兴被这样说,就挣开了被女巫抓紧的手,说:“你这样说,我的朋友会生气的。”

“我能看穿你的心。”

“我的心有什么?”

“你想找一个人——一个男人。”

忆无心感觉自己心跳停了一拍,她赶紧说:“你、你知道我爹亲在哪里吗?”

 “我只能看清你的心,不能指示道路。”

忆无心又泄气了,她为刚才的无礼道歉。女巫却指出她想看一看那块石头,忆无心踌躇了一下,就把那块石头交给了女巫。女巫用双手感受着那块石头,她喃喃自语着什么,然后把石头换给了忆无心。

“这块石头会使你厄运不断。”

女巫又重复了这句话。但就算这么说,忆无心也不会把石头丢掉。女巫继续说:“但是……你很勇敢,你一定不能和这块石头分开,否则就是死路一条。”

女巫似乎说了一句矛盾的话,忆无心发现女巫的左手还拿着一袋酒。或许女巫只是在胡说八道。

女巫向她伸出了另一只手,忆无心看了半天才明白这是需要“占卜费”的意思。她把所有的为数不多的零花钱给了女巫,但女巫似乎还不满意。忆无心身上除了石头和笛子再没有其他东西了,她犹豫地问:“我身上没钱了,能吹一首曲子给你吗?”

女巫似乎也不完全不通情达理,她坐在一个树下,忆无心取出了短笛,吹起了她最常吹的曲子。一时间周围非常安静,但没过多久,一阵尖叫声打断了笛声。忆无心停下来看,发现刚刚在篓子里的两条眼镜蛇,现在正呈之字形蜿蜒着朝她爬来,顿时四周尖叫声此起彼伏,目睹此景的人都仓皇逃跑,一阵混乱,女巫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跑了,酒袋子还留在树下只剩下忆无心愣在那儿。两个魔术师站在远远的地方叫她别动,一边尝试用笛子控制那两条蛇。一条眼镜蛇缠绕着她的脚往上爬到忆无心身上,一直绕到脖子和脸,还吐着舌头,忆无心惊慌地不知所措,她尝试和两条蛇沟通,但毫无用处,这时,忆无心突然感到一阵厉风向她扫来,下一秒,蛇头和蛇身分开,蛇头应声而落,狰狞地长着嘴,露出尖牙,似乎要朝她咬去,忆无心正要动作,又一阵厉风而来,把她打远十多米。两个魔术师看到这儿都被吓得不轻,急忙把死去的眼镜蛇装进篓子,在被人发现之前先跑了。

忆无心吃痛地爬起来,唯一能意识到的就是危机已过去。她过去经常遇到这种事,所以知道刚刚一定是有人相助。但她四处寻找也不见,只好向风来的方向鞠了一躬,表达感谢。

忆无心不可抑制地思念起自己的父亲。她擦了擦眼泪,坚定了一定要找到父亲的决心。

集市上大部分人都不知道刚刚发生的事情,忆无心也装作不知道,一心想回去找小玉和风间始。她走在回去的路上,不知一会儿会有什么热闹的活动,大家都往一个地方走去。忆无心挤在中间,和别人肩膀碰肩膀,走的颇为困难。

忽的在人群中,一道错身的人影映入了眼角,心在跳动之间,有了略微的悸动和兴奋,她蓦然回头,伸出手抓住衣服一角,但人流在两边拥挤,衣袂一秒后就滑出了手心,忆无心心急地向前挤去,却被人流挤的步步后退。那道熟悉的影子霎时被淹没在人群之中。

直到人群离她而去,忆无心仍站在原地,意识到那也许是错觉——毕竟她刚刚想念了许多人,出现幻觉也不为过。

忆无心又停留了几秒,才转身跑了回去。

 

她终于找到了同样在找她的小玉和风间始。无心向两位朋友道了歉,她没有详说刚刚发生的事情,因为他们会担心的。

小玉也没有在意,她立马想起了另一件事:“对了,据说等下会有放烟花哦!”

风间始比较担心时间,不过小玉让他放心,现在回去和过一会儿回去不会有什么差别。无心挺想支持早点回去的,因为刚才发生的那些事让她颇为疲倦。但常年生活在黑水城的小玉很少见到大场面的烟花,所以就同意再多留一会儿。

小玉开心地抱了抱无心,蓦的她停下动作,好奇地看着无心的头顶问:“咦,无心,你帽子上是什么?”

被小玉这样一提醒,无心也感觉到帽子上重重的有什么东西,她拨开黑纱,一串晶莹的石头垂了下来,在眼前晃荡。忆无心呆呆地看着这串珠子,像是有人把星星摘到了她的面前一样的说不出话。

 

 

黑白郎君回到无人之处,幽灵马车停在山崖脚下。黑白郎君一走近,幽灵马车慢慢转过头来看他,黑白郎君一挑眉,往马车瞪去,果然,车帘被一只白皙的手撩起,接着,一个黑纱帽子探了出来,另一只手把头纱撩起,朝黑白郎君嫣然一笑。黑白郎君哼了一声,用质问的语气说道:“你在这里做什么?”

“来找你呀。”忆无心习惯了黑白郎君的这种明知故问,她跳下车,摸了摸幽灵马车的脑袋。黑白郎君冷眼看着她讨好幽灵马车的行为,不屑地撇过头去。

一道白闪闪的光映入眼镜,他回头去看,忆无心正踮着脚、伸着手臂给他看一串晶莹的石头,石头正闪着月光。

 

“哼,与我何干。”

“不要骗人了,刚才就是你,对不对?”

“黑白郎君何曾多管闲事了?吾要离开了,你也回去你朋友的身边。”

“我特地来找你的耶。”还不得不向小玉和风间始撒谎说她先回去了,多亏有幽灵马车的在地上的痕迹,否则她都找不到呢。但黑白郎君的反应还是一如既往地让人扫兴,忆无心生气了:“老实承认有那么难吗?”她背过身去,不高兴地说:“哼,反正见到你,我很高兴。还有,谢谢你。”

黑白郎君也转过身去没有说话。

两个人沉默了一会儿,忆无心又开口了:“黑白郎君。”

“干什么?”

“你不走了吼?”

黑白郎君一挥阴阳扇,幽灵马车应声而起。

忆无心急忙说:“别,别,我开玩笑的。”

“吾要离开了!”

“听说今晚的集会有点不一样呢!”

话音刚落,一朵烟花咻的一下升起,随即一个接着一个的绽放,使整个天空五彩斑斓到绚丽夺目,连留下的绵绵消退的痕迹也相当好看,满目照耀。忆无心在欣赏烟花之余偷偷留意了一下黑白郎君的表情,仍是一副阴晴不定的样子,轻轻摇着阴阳扇,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忽的他斜过眼看她,忆无心来不及躲闪目光,就又被骂了。

“有什么好看的?”

忆无心一下子想到了女巫对她说的话,也不是不无道理。黑白郎君可真是凶巴巴的人呢。忆无心回头看烟花,说:“我在想我爹亲呢,我要去找他——不过,我不会让他和你决斗的。”

“哼,藏镜人几时也会被一个小女娃左右?”

“爹亲对我可好了。”忆无心的表情认真了起来,她说:“黑白郎君,我会找到我父亲的。”

黑白郎君的眼睛没有离开过忆无心。他伸手抓起忆无心的头发,那细致柔软的发丝在他的手掌间划过,散发出一股淡淡的清香。黑白郎君似乎有点心不在焉,接着他用手掌按了按忆无心的脑袋。

从忆无心有记忆以来,那是黑白郎君第一次主动对她做出关怀的动作。她感觉到他干粗有温度的手掌从头顶传来,她怀疑黑白郎君其实也没那么讨厌她。

黑白郎君一发觉自己正在做的事,就粗鲁地收回手,冷着一张脸地回到马车。而忆无心站在幽灵马车旁边,以保证他们不会像一阵风似的开走。烟花还在绽放,一人一马慢慢地走在回黑水城的路上。

在黑水城入口处,忆无心目送幽灵马车消失在苍苍山林间,心中有了微涩和不舍。进入黑水城后,她轻手轻脚地回到房间,把手镯放在了金池阿姨的枕边,迅速地上床睡觉了。睡前她想到了很多人,带着对这些人欢乐的回忆闭上了眼睛。姚金池听着外甥女平稳下来的呼吸声后,也安心地转了个身,睡了。

评论
热度(16)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