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黑白无常的校园生活

金光学院有名的黑无心,白常欣——简称黑白无常。不要被江湖绰号所误导了,她们都是品学兼优,人见人爱的好孩子,而莫名其妙具有驯服校内校外不良少年的超能力,有时候连警察也需要她们的帮助……总之,只要有黑白无常在,修罗场一秒成为欢乐谷。


PART1 黑无心

 “听说没有,零班的那个黑龙做了三百个腹部绕杠!”

“真的假的,平时看他这么个样子,没想到体育这么强。”

一道凌厉的眼神扫过两个在说话的男生。白狼一脸不高兴,穿着松垮的白色运动装,单肩背着几乎要掉下来的书包,他在道路中间走着,所经之处,所有人皆退开几步接着议论纷纷,这时——

“白狼!”

白狼抬起头,穿着裙装校服,带着帽子的女生迎面跑了过来,手上提着一个精致的饭盒。白狼眼睛一亮,但下一秒就臭下脸来,撇过头,继续向前走。

“早安,白狼!你有没有看见黑滤滤,我给你们两个都带了早饭!”

“不知道!”

白狼没好气地往前走,忆无心小跑两步追上去,“那,先给你吧。今天金池阿姨做的是麻糬。”

“哼,我不吃这个!你全部给那个死黑脸吃好了!”

“哎,白狼你看……”

“哈?”

白狼朝忆无心看的方向看去,一个穿着超短裙的姑娘张开双臂,在矮墙上摇摇晃晃地走着。

白狼瞬间把视线移回到忆无心身上,心里一个不高兴,对着忆无心说:“看什么看!走了!”

忽然,一直盯着自己脚尖看的姑娘注意到了白狼和忆无心,她非常惊讶地张开嘴,再生气地按住裙子,另一手指着白狼喊道:“变态!啊,啊——”

失去平衡的姑娘华丽地倒了下来。

“小心啊!”

忆无心一下子丢掉手里的饭盒和书包。

“忆无心!”

“哎哟!”

“啊……”

超短裙美少女就这么扑倒在忆无心怀里,只见她的表情忽然从极度痛苦转为极度惊讶,“啊,一点也不痛啊!软绵绵的。哇,是你呀,你的肚子好软哦!”

“你给我起来!”

白狼一把把忆无心拉了起来,然而姑娘根本没有看到白狼一脸要打人的表情,姑娘正对着蹦出饭盒的麻薯忽然两眼放光。

“哇!”

她小心翼翼地将饭盒里的麻薯松紧嘴里,忽然睁大了眼睛。

“好——吃!太好吃了!我实在太感动了,第一天到金光学院就能吃到这么好吃的东西,我快要落泪了,呜呜呜!小兄弟这是你做的吗,你的手太巧了!让我摸一摸你的手!”

“喂,这是我的东西,谁允许你吃了!”

“小,小兄弟……”

忆无心还没从穿着裙子被人叫小兄弟的打击中恢复过来,两只手就被眼前的元气少女给握住了,姑娘再次展露出一张惊讶脸。

“哇!这么软!难怪做出来的东西那么好吃,哇!你竟然有胸肌!”元气少女的手迅速捏了一下忆无心的胸,一下子惊讶地张开了嘴,“好——软!”

“够了!你当我是死的吗!”

被忽视了很久的白狼一把将忆无心拉到自己身后,怒气冲冲地瞪着元气少女。而对方气定神闲地站了起来咳嗽了一声,“咳咳……其实,我早就知道你是个姑娘,刚才只是开玩笑的。喂,你从一开始就吼了我好几次了,那么生气干什么,你是她的男朋友吗?”

忆无心探出头:“你不要开玩笑啦……”

“哇——你看你看你看,他脸红了!脸红了耶!看你一副凶巴巴的样子,原来内心纯洁的一塌糊涂啊!金光学院真是个有趣的地方!好了,我原谅你刚才变态的行为了!”

元气少女兴冲冲地奔向校门口,白狼又羞又气,冲着她的背影喊:“你给我站住!”

“哦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元气少女华丽地一转身,把书包架在肩上,另一手叉腰,下巴微微扬着,额前蜷曲的刘海也完美地随之一颤,“我叫飞渊,从今天开始我就是这里的老大了,请多指教!”

说完,她就继续飞奔进了校园,引起一片惊呼声。

“哼,下次别让我再看见她!”

白狼气呼呼地转过身,发现忆无心依旧捂着自己的胸口。白狼咳了一声,艰难地游移开视线,用手擦擦脸,借此遮一下自己的脸红。

“喂,喂,你……”

“白狼,你不要生气啦。”

“我哪里生气了!我怎么会、会因为这……这种事情生气!”

“飞渊同学说的老大一定是闹着玩的。”

听了这句话,白狼的脸突然停止了涨红,他呼吸一急促,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一转身,发现周围的同学们瞬间换好姿势,假装什么都没看见。白狼发出一声重重的鼻音,拿起自己的包就快步走了。

“她的意思可能是……班长?哎,白狼!白狼!你走那么快做什么!”

“石头仔!”

“对不起啊黑滤滤,你的早饭被我打翻了,我等下去学校再给你买。”

“没关系的。啊,白狼他又怎么了?”

“好像是觉得自己被抢了老大,很不开心。”

“白狼真是小孩子气呢。啊!白狼看了我们一眼呢!我们快跟上去吧,石头仔。”

“嗯!”

白狼闷闷地走着,故意拖慢脚步,腹诽着“拖拖索索说什么呢死黑脸”,一边听着后面传来的一重一轻的脚步声,颇有些心满意足地踏进了校园。


PART2 白常欣

周五的社团活动通常会延迟到晚上九点,只有先画完的社员可以提早回家。梦虬孙苦于教室里不能吃零食的规矩,饿的肚子咕咕叫,就在常欣准备离开前,站起来喊道:“常欣!我送你回家!”

社团里的刷笔声瞬间消失了,大家或震惊或八卦地看向梦虬孙,常欣也明显没有料到,她眨了眨眼睛,摇着手拒绝说:“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谢谢你。”

然而梦虬孙早就把画具扔进了书包里,扔下了画了一半的包子。

常欣觉得还能争取一下,“真的不用了,我家很近。”

“走啦走啦!”

梦虬孙一把抢过常欣的袋子,在常欣背上一推。

“欸,梦虬孙!”

梦虬孙推着常欣离开后,其他社团成员纷纷凑到窗台上看他们到走出校门。

成员们纷纷发表了看法,他们认为,像常欣这样一个可爱又单纯的女生,一个人回去真的还蛮危险的,加上最近晚上也不太平,于是大家最终,梦虬孙应该送常欣回去。

二人走出校门,常欣走在前面,梦虬孙一肩一书包地走在后面,还四处张望有没有吃的。二人就这么走了一段路,走在前面的白色身影忽然停下来,梦虬孙不禁说道:“你看到鬼?”

常欣看了看他,说:“你先把包给我吧。”

“哦。”

梦虬孙把包还给她,常欣差他一个脑袋的身高。

“那个,梦虬孙,我要跟你坦白一件事。”常欣背好包,又眨了眨她的大眼睛,“我,我现在不回家。”

“哈?”

常欣斟酌用词:“我的意思说,我现在还不能回家。”

梦虬孙愣了愣,“看到鬼,你是要去我家?”

“不是的!唉,你跟我来吧。”

常欣拉着梦虬孙的手臂往前面走去,梦虬孙平时大大咧咧惯了,突然被文静的姑娘拉着走,反倒有些不知所措。

“等等等等,先让我去便利店买点吃的!”

“不行啦,已经太晚了!”

竟然被拒绝了!梦虬孙内心一片哀嚎。

一直走到一家宠物诊所。这是一家装修的颇为可爱的诊所,地方只有梦虬孙两个房间那么大,笼子里的动物们看到常欣都非常激动地挠笼门,常欣穿上清洁服,一一在它们各自的盘子里放好食物。小动物们停下叫声,安静地开始吃食,梦虬孙这才反应过来:“都是你养的?”

“最近我在这里帮忙,今天来的晚了……哦,梦虬孙你是不是饿了!我去冰箱找找有没有吃的。”

常欣熟门熟路地转进一个房间,留下梦虬孙一个人尴尬地看着脚下汪汪汪、喵喵喵的小动物们,心里想我到底来这里干嘛的?

正想着,看见常欣一手拿着瓶装饮料,一手拿着饼干,梦虬孙立刻上前接住。

“多谢!”

梦虬孙三两下打开饮料和饼干盒,坐在沙发上欢快地吃了起来,边吃边说,“看到鬼,医院里还有吃的,你从哪里变出来的?”

“冰箱啊。”

“这里还有冰箱,住人啊?”

“驱虫药水和疫苗什么的需要冷藏呀。”

“噗!”

梦虬孙把嘴里的东西都喷了出来猛烈地咳嗽起来,常欣赶紧拿出餐巾纸给梦虬孙擦嘴,“对不起对不起,我开玩笑的,药物有专门的冷藏柜,这些吃的是特地给带宠物前来就诊的主人们准备的,放心吃好啦。”

“哼!”

梦虬孙嘟囔了一句“看到鬼”,继续大口吃起饼干,故意用手遮掩一下泛红的脸庞。他偷偷看了一眼常欣的表情,常欣正憋着笑,一副怕笑出来会伤到他自尊的样子。梦虬孙的脸更红了,他正想大声地和常欣说“想笑就笑吧!”时,诊所的门突然开了,梦虬孙满嘴饼干地回头一看,是个穿得灰不溜秋,戴帽兜,拎着医药箱的高个男人,他停在门口,似乎对诊所里多了一个不认识的人而产生了戒备。

“啊,你回来啦。”

常欣开心地和他打招呼,梦虬孙不禁打量起这个男人,呃,是个长得像个坏人的医生,梦虬孙客观地分析道。

“哦,这位是我的同学,梦虬孙,是他送我来这里的。梦虬孙,这位是诊所的主人,叫玄狐。”

不知为什么,梦虬孙自动对这位兽医产生了不友好的情绪,不友好到饼干也不想吃了。而玄狐也没有说话,眼睛藏在帽兜之下的阴影里,情绪不明。两两对视中,常欣忽然叫到:“啊,你怎么了?”

我怎么了,是他怎么了才对吧!梦虬孙不禁腹诽道,他看了一眼常欣,发现她正将一只肥胖的猫咪抱出笼子,那只猫咪十分虚弱,却将爪子一扬,常欣的手背上瞬间多了一道抓痕。

“嘶!”

一直默然的玄狐忽然有了动作,他将猫从常欣的手中接过,抱进保温箱,从衣服里拿出小电筒,捏紧它的下颚,强制打开它的嘴巴。

玄狐背对着二人,声音沙哑:“消毒水在架子上。”

“啊?哦。”梦虬孙去找架子。

“我来吧。”

“找到了!”

常欣有点惊讶地看到梦虬孙还拿了棉签,蘸上消毒水后,他举着棉签对常欣说:“手呢?”

常欣都不好意思拒绝了,她伸出手,梦虬孙一手握着常欣的四指,还有一只手拿着棉签。消毒水凉凉地碰上皮肤,常欣觉得很舒服。

“谢谢你。”

“喂,需不需要打疫苗啊?”

“不需要。”

常欣解释道:“这里的宠物都是健康的。”

“那它刚才还抓你!”

“小动物都是有脾气的嘛。而且,‘太太’只是比较年迈。”

玄狐将猫放进笼子,沉声道:“你们可以回去了。”

“看到鬼!人家这么晚来帮你忙,你连一声谢谢都没有的吗?”

“没事啦。玄狐,太太没事吧?”

“消化不良而已。”

“啐!常欣,走了。”

梦虬孙一把拎起两个人的包,头也不回的走出诊所。常欣随即跑了出来。

“对不起啊,梦虬孙,硬拉着你过来。”

“你为什么会想到来这里啊,那家伙看着也太不像一个好人。”

“别这样说,玄狐他平时都会对我说谢的……哎,算了,跟你说也不明白。”

一句话一下子拉远两个人的距离,梦虬孙一阵郁闷,闭上嘴不说话,渐渐加快了脚程,常欣一边走,一边小跑跟上他,两个人沉默地走了一阵。忽然,梦虬孙感觉到衣角被轻轻一拉。他一回头,看到一张在白皙的散发出点点光晕的小脸蛋,以及一双闪着暖光的眸子。

“梦虬孙,我记得那里有卖夜宵耶!”

“……哪、哪里?”

“好香!往这里走。”

这是梦虬孙今天第二次被这么拉着走,但是,也不是不行,反正也没人看到……梦虬孙这么想着,摸着咕咕叫的肚子,跟着常欣往吃夜宵的地方走去了。


评论
热度(17)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