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黑白无常家庭篇

*前篇有:

CH1 校园篇


Part1 黑无心的家庭

无心的家人很多。她在托儿所长大,养父是个善良的好人,还有其他的长辈也很照顾她。在找到亲生父母后和父亲住了一段时间,现在由小阿姨金池照顾。

无心的爹很帅,娘很美,可惜他们感情不和很久了。

在罗碧被苗疆集团革职,与千雪一同住地下车库的时候,某天,他终于接到了女儿与他同住。一边对女儿心存愧疚,一边觉得只有他才能给女儿最好的保护,弥补这么多年来没有一起相处的遗憾。

无心刚和父亲、千雪叔叔一起住的时候,分分钟都有新的惊喜。某天,他们三个人一人一桶爆米花,对着一个小电视机正在家庭影院,忽然传来了类似撬门的声音。

“有人在撬门?!”

“不可能,我昨天才装了保全系统。”

两个人一对眼,下一秒双双跳起来,千雪抱起无心靠墙站,罗碧打开破旧不堪的橱柜门(无心一直以为里面放满了坏掉的食物),抽出一支霰弹枪冲了出去。

“别怕,有你爸在。”千雪立刻安抚了要发出惊呼的无心,然后按住她的耳朵。

从此以后,无心的视野越来越开阔了。

不过她是相信父亲不会去做什么坏事。

每天六点去校门口接无心回家是罗碧的例行公事。这天的无心话很少,似乎还在思考着什么。罗碧拍了拍无心的肩。

“无心,学校里有人欺负你的话要和爸爸说。”那种垃圾爸爸只要三秒就能杀掉。

“没有人欺负我啦。只是,哎,爱灵灵的自行车被偷走了,她不敢和家里人说,每天上下学很辛苦,我在想能不能和她一起攒零花钱再买一辆自行车。啊,我不是想问爸爸要钱的意思哦!”

女儿的好朋友的自行车被偷走了,罗碧觉得这事不难办。晚饭后,他趁无心写作业的时候把这事儿告诉了千雪,千雪表示小事一桩,打个电话就能让底下人搞定。

第二天的午饭时间,爱灵灵跑着来找无心,一把抓起她的手就往楼下跑。爱灵灵那辆粉红色的自行车赫然出现在操场上。

“看,月牙岚送我的平安符也在!”

无心替爱灵灵感到开心,又隐隐约约觉得事情好像太顺利了。

 

自行车当然不是罗碧买的,罗碧现在很缺钱。虽然史艳文曾经阻止他找工作,表示愿意养胞弟与亲侄女,结果被打了一拳。

早晨六点,罗碧被手机铃声吵到,不耐烦地看了一眼手机,发现是姚明月发来的。他按下接听键打算骂上几句,结果姚明月在电话那头半天不说话,说话前还叹了一口气。

“罗碧,有件事我要对你坦诚。”

“有屁快放。”

“我在医院。”十秒后,“我可能……罗碧,你为什么不讲话?”

“姚明月,你终于承认你有病了?”

 

罗碧穿着背心赶到医院的时候,他心里特别后悔。这种心情大概是:姚明月一开始让我去医院找她的时候,其实我是拒绝的……

但是姚明月是无心的亲妈啊。到医院找姚明月,只能是为了无心。

罗碧找到姚明月的时候,她躺在CT机中,穿着病人服依旧能躺出万种风情,只是脸色十分苍白,都瘦出了颧骨。

“嗨,罗碧。”

“姚明月,你可真会挑时间。”

“这件事我只告诉你,因为你是我老公。”

“你少恶心我。什么时候的事?”

姚明月不回答,反问一句:“无心呢?”

“你不配提女儿。千雪在家。”

“你的心真宽。”姚明月嘲讽道。

“世界上所有人都比你会照顾无心。”

姚明月看了一眼罗碧裤袋里的手机,“打个电话过去,看看千雪在干嘛。”

罗碧冷哼一声,当着她面打了电话过去,千雪一接电话就大声喊:“罗碧啊!我正在给亲侄女做早饭呢!无心八点上学我知道呀,啊呀,蛋壳掉进去了。”

“……千雪,你,为什么不给无心做简单点的东西?”

“不然给亲侄女吃泡面喔!哎呀我靠!”

“你在干嘛?!”

“没事没事啦,就是锅里着火了,我拿水去浇一下就行。”

“你不能用水!”

罗碧清楚地听见火“蹭”的一下窜起的声音,接着就是女儿的声音传到电话里:“千雪阿叔,墙壁烧起来了!”

“罗碧啊我这里忙先挂了!”

“千雪!”

罗碧对着电话怒吼一声,回应他的只有嘟嘟嘟嘟嘟。

罗碧恼怒挂掉电话,一看姚明月正以一副“我就知道”的眼神怜悯地看着他,“让金池带无心吧,说真的。”

罗碧沉默一会儿表示赞同,但他习惯性地要反驳一下姚明月,“什么时候轮得到你关心女儿了?”

姚明月幽幽地说:“我可能是绝症。”

“好人才不长命。”

“罗碧,还记得我们曾经的缠绵吗?”

“放屁。”

“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你的那几个男人一定很清楚。”

“那你十多年不回家是怎么回事?”

“还不是你当年把女儿扔了。”

“那你现在和千雪住车库,带女儿,就是为忆无心好了?你怎么不怕她在学校被人说被两个基佬养了?”

“姚明月,你找死吗?”

“哼。”

小护士默默按了按钮,CT机工作,姚明月被缓缓送了进去。

 

罗碧回家后和无心商量,每天的接送依旧由他来担任,晚餐和睡觉都跟着金池阿姨。无心欣然同意。

姚金池依旧有点怕她的姐夫,但是对于小侄女是万分疼爱的,所以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每天在空余时间都会研究一些适合女孩子的食补。无心的性格和姐姐一点也不像,这对姚金池来说是一件幸运的事情,可是为什么连身材也没有像到?姚金池想到姐姐十六岁的时候已经……

“金池阿姨。”

一旁的无心叫了她一声。

金池立刻停止内心戏,“无心,怎么了?”

无心似乎有口难言,面带悲伤,吓到了金池。

“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金池阿姨说。”但是如果是谈恋爱了,怎么办,我也没什么经验,绝对不能让姐夫知道以姐夫的性格那个男生肯定会遭殃的……

“你知道妈妈住院了吗?”

“哎、哎?”

金池诧异地听无心讲完了全部。原来前些天班里的男生摔伤,无心和另一个男生把他送到医院,无意中在住院部见到了姚明月。由于当时姚明月在睡觉,无心不敢去打扰,而且听护士说,罗碧已经过来过了。所以无心知道是爸爸有意瞒着她。

“我作为女儿,一定要做点什么,虽然妈妈可能不喜欢我这样做。”

金池立刻和无心商量起了食谱,无心负责买菜,金池负责做菜。第二天她们心情忐忑地来到医院。姚明月看到她们的时候也吃了一惊,不过立刻就变了脸。

“谁允许你们过来的?”

“姐姐,无心她关心你。”

“来嘲笑她妈妈吗?出去,别让我再看见你们。”

“妈妈!”

“想让我亲自来赶你走吗?”姚明月气愤地掀背子下床,却因为检查过多而体力不足,直接摔下了床。

“妈妈!”

无心一把冲过去抱住了姚明月,头埋在姚明月的怀里哭了起来。

“走开!鼻涕别擦我身上,姚金池!快把这丫头带走!”

然而姚金池一动不动,姚明月无论如何也推不开无心,只好无奈地任凭她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流在自己的衣服上。

“这个臭丫头,都不知道像谁……”

姚金池欣慰地看到姚明月撇着嘴拍了拍忆无心的脑袋,顺带被姚明月的眼神一剜,亲姐妹的默契告诉姚金池,这个眼神的意思是绝对绝对不能告诉姐夫。

于是,无心和金池开始了每天给姚明月送晚饭的例行公事。无心问姚明月:“那妈妈的中饭和早饭怎么办?”

“医院的饭比你们这个好多了。”姚明月嫌弃地说。

实际上中饭是由罗碧来送的。罗碧很不情愿地说:“你既然吃得下医院的饭,为什么还要来我送中饭?”

“生病的时候想吃家人做的菜嘛,老公。”其实罗碧的手艺比她好不了多少。

姚明月心想,这家人真怪。



Part2 白常欣的家庭

常欣的家人很简单,一个七十岁的爷爷,一个青梅竹马小七。

清伯最近记性越来越不好了,烧水烧到烧干,买菜买到烂叶子,出门倒垃圾能走到警察局……小七必须全程抢着干活,才不会出差错。

最让小七头疼的是,清伯拒绝去医院。

“我的身体好得很!”清伯在打碎了两个盘子后说。

小七悻悻地喝了一口把盐和糖搞错的汤,苦恼着怎么才能让清伯安心去医院。

这个时候,只有求助常欣了啊。

小七特对买了好多吃的放在家里,等常欣社团活动完了回来找她商量。不过,常欣最近都要十点以后回来,说是在一家夜间宠物医院帮忙。

“夜间宠物店是什么?”

“就是晚上七点后才开门的宠物医院。”

只要常欣喜欢,他们都没什么意见,而且据说有一个同行的同学会送她一段路。但是常欣最近眼底发青明显,应该提醒她注意一下睡眠时间了。

但是,这天晚上清伯怎么都不肯睡觉,非要等常欣回来才肯去休息。小七心想完了,清伯不肯去睡觉,他怎么找常欣商量啊?

正当小七苦恼的时候,敲门声“咚,咚”响起。

“谁呀?”

小七打开门,忽然胸口一重……小七受惊地低头一看,常欣扑倒在他的怀里,身体发热,嘴唇颤抖。身后响起了沉痛的叫声:“欣儿啊!!!”

 

小七当机立断,背着常欣冲下楼,忽然发现清伯也追了出来,小七想说清伯你不要跟来来,但清伯大喊着打断他的开口:“小七你是不是傻!你为什么不去打电话!”

“哦,哦!”

小七把常欣交给清伯,自己冲上楼去打电话给医院。打完电话的他呼出一口气,放松之余想到:清伯怎么还没上来?

小七跑下楼去看,猛然听见一阵刹车声,他出门一看,一辆的轿车停在不远处,但是天太黑,小七隐约看到车窗摇下,车门自动打开,清伯和他背上的常欣,像是被吸入一般进入了车里。下一秒,黑暗中的轿车以很快的速度消失在小七的视线中。

 

没怎么看过外国大片的小七当场愣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常欣被和清伯被一辆车子载走了,他张嘴半天,什么话也喊不出来,脑子里只有一个想法:救清伯和常欣!

于是小七突然冲到马路上,看到有自行车就骑了上去,然而,黑暗中响起了一声怒吼:“看到鬼!你偷我的自行车做啥!”

但这个时候的小七冲动起来也是不计较后果的,于是骑上车就往车消失的方向骑去,哪想到——小七感觉全身的重力都失去了——视野转换地好快——砰的一下,小七摔倒了地上。而梦虬孙正咧着嘴,露出白牙,气喘吁吁地举着自己的自行车。晕眩的小七闻到了一股饭菜的香味,身上感觉热热的。

梦虬孙看到他的夜宵全部倒在了小七的身上,更是怒得上气不接下气。

“你、你、你!我的夜宵!”

小七的面前是一阵猛烈的咆哮,又晕又热的小七猛地把眼睛一闭,倒在地上。

“看到鬼啊!你又怎么了!”

梦虬孙两手抓着脑袋,一声痛呵后把将小七横腰抱起,单手骑车直蹬医院。

救护车的声音在这片住宅区里回荡了很久。

 

翌日,安静的病房里,常欣缓缓地睁开眼,只见旁边坐着的锦烟霞正在用手机发邮件。常欣悄悄地坐起身,锦烟霞抬眼看她。

常欣看到锦烟霞是很高兴的,然而她没什么力气。锦烟霞起身摸了摸她的额头,确认退烧后,说:“医生说你需要保暖。”

“谢谢……你怎么在这里?”

“昨天想去你家给你送点衣服,就发现清伯背着你,就送你来医院了。”

“是这样吗……”常欣似乎断片了,她想不起来昨晚回家以后的事。

“别多想。”锦烟霞声音温柔,“你再睡一觉吧。”

常欣脸红了一下,说:“好。”然后慢慢地再钻进被子,锦烟霞帮她掖了掖被子。

“对了。”常欣探了探脑袋,“阿公是不是也在?他最近身体不太好,能不能请医生帮他检查一下?”

“你安心吧,他有小七。而且我和这里的医生很熟。”

“嗯。”

看着常欣闭上眼睛,因为体力不足而很快进入睡眠后,锦烟霞悄声地走了出去,病房外,梦虬孙正双手后抱着脑袋,翘着腿,看到锦烟霞后,立刻站起身,表情敬畏。

“常欣醒啦?”

“退烧了。”

“哦。没事我就回去了。”

“你不等她醒来吗?”

“做什么?我才没有那么空嘞。”

“你等了她一晚上了。”

“才、才没有。”梦虬孙擦了擦鼻子,眼神游离开,随便找了个视点。“昨天就发现她不对了,所以跟着她……不是,是在附近买夜宵。然后真是看到鬼!有人偷我的自行车,偷车贼竟然还晕了过去!”

“怎么,把常欣送来医院的人不是你,让你失望了?”

“看、看到鬼!”

梦虬孙迅速掉头离开了,锦烟霞露出了一个极淡的微笑。她看了看病房里的常欣。

 “烟霞?”

一声呼唤让锦烟霞回过头。对方一身纯白,挂着听诊器,带着温柔又好奇的眼神看她。锦烟霞笑着看禅空,说:“没什么。我在想常欣的家人和朋友和她一样不错呢。”

禅空继续微笑着着看她。锦烟霞脸红了一下,说:“我在想,如果我们是再早一点认识会怎么样。”

“不会有区别的。”禅空将手伸进白大褂袋子里,看了看病房。“常欣只需要休息就够了,在家里也可以,不一定要在医院的。”

锦烟霞说:“还是让她在医院吧。常欣的爷爷需要在医院待几天。”

“看吧。你也把常欣当家人了。”

“你也是啊。”锦烟霞低着头,一把挽起禅空的手。对面法涛看着病例走来,抬头看到这样一幕,愣了两步后毅然改变了路线,消失在转角。

两个人安静了一会儿,然后互相看着对方。

锦烟霞:“今晚我们一起吃饭。”

禅空:“可不可以……”

锦烟霞:“不可以。”

禅空:“好。”

 

第二天,玄狐来看望常欣了。

玄狐坐下来后一句话也没说。常欣拉了拉他的衣服说:“和你没关系啦,是我太迟钝了。”

“你以后还是别来了。”

“啊——那我会非常想念它们的。”

玄狐没有答话。常欣苦恼地思考应该怎么和他说时,玄狐开口了:“我养了一只小猫。”

常欣顿时开心起来:“真的吗?可不可以带来给我看看?”

“我带来了。”

“呃?”医院是不能带宠物的……但是现在说实在很破坏气氛。于是常欣晃着脑袋看了看地上,还想看看是不是在床底下。“在哪里?”

玄狐从衣袖里拉出一根挂件,灰蓝色的绳子下面挂着一只小猫玩偶,非常可爱。

常欣觉得,那一瞬间自己的心跳非常强烈。一下,两下。

 


评论
热度(44)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