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GM/神娜】偷酒

该死。神田优握紧自己的右腕,咬紧牙关,使房间保持安静。

汗水滴在脚边。慢慢地,痛感没有那么强烈了。半晌,他在房间里发出一声吐气声。

站起来的时候,腿还有些发软。神田优俯下身子,从床底下取出一个木箱,一个月没有回到教团,箱子边上积了灰,他直接打开了木箱,木箱里放着一瓶酒,一个玻璃杯。他看着它们,表情冷淡。

箱子被扣上的声音很轻,接下来是液体倒入玻璃杯的声音,慢慢的。

神田举起酒杯,苍白的脸上有了些为难。杯口触碰到嘴唇,忽然,一阵轻轻的敲门声。

“神田。”

神田的手静止了。他没有看门外,盯着杯子里轻微的流动。

“神田?”

依旧没有回答。

“神田!”

杯子的酒忽然掀起了一个小浪花。神田皱着眉看着门,无奈地叹了口气。他把酒杯放在床头,把木箱推入床下。

神田优打开门,利娜莉正鼓着嘴,抬眼瞪他,额头上贴着厚厚的纱布。神田没辙地开口问道:“什么事?”

利娜莉立刻就微笑了。

“护士长正到处找你,说你不好好待在病房。”

“又是那个臭老太婆,我不要待在那种地方。”

“神田你也太小孩子气了。”

利娜莉握住他的手——伤口的地方。他不动声色。

“去吧,护士长说现在是打针的时候。”

“我不去。”手甩不开……

“你的脸色很差。”握得更紧了。

“我,不,去。”

利娜莉拉了他一把,“你要是不去,我就用黑靴了!”

“……”

“神田,等你身体好了,我们再比掰手腕,好不好?”

神田并不想和利娜莉比腕力。但神田对这个样子的利娜莉很没辙——头发乱乱的,眼睛睁得很大,瞳仁里有什么东西在一点点浮动,嘴角有点下压,一只手握着他的手腕,还有一只手攥着他的衣角。

他站在门口,看着她装作任性其实是在讨好的表情,一时间,不知道应该做什么反应。

半晌,终于无奈地说道:“……我知道了。”

利娜莉仰脸望着他,笑道:“那我等你回来!”

“不要。”

“我在这里等你哦!”

神田不高兴地回头看她一眼,她披散下来的头发乱翘——还是那样的头发,那样小脸,只是如今她已经不是那个缠在她身后哭哭啼啼的小丫头了。

 

神田挂完水,拿了药,去食堂吃饭,没有看到利娜莉。他疑惑了一下,又觉得无所谓,就回去房间。站在门前的他愣了一下,推开没有关紧的门。在他的床上,利娜莉正呼呼地沉睡,脸色绯红,酒洒了一地,难怪在门外就问到了一股酒味。

神田吓得赶紧关上了门。

“喂喂,还活着吗?”

神田推了推她的身子,利娜莉像一颗被烧熟的果冻,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喂……”神田苦恼不已,准备等外面没人了送利娜莉回房间。但怎么可能没人呢,科学班通宵是家常便饭。

绝对不能让考姆伊知道,绝对不能让考姆伊知道,绝对不能让考姆伊知道。

神田将利娜莉翻了过身来,盖上被子,利娜莉的两只手一下子就伸出被子外,要去挠脸上的伤口,神田抓住了她的手,命令似的说了一句:“不许挠。”利娜莉在睡眠中嘟了嘟嘴。神田小心地将她的手放下,但没过多久,利娜莉的手再次抓了抓脸上的伤口。

“你到底睡没睡着?”

神田抓住她的两只手,垂下眼,目光撞上一张离得很近的脸,这张脸颊上的红晕并没有被月光打散,打上了一层梦境似的光。

神田别开眼,慢慢坐在地上。

空气中的酒精带着一股香甜的气味。伤口再次疼了起来,痛感如倾洒的酒一般蔓延,神田的脑中却浮现出了一抹血色。

神田面色苍白地将脸埋在被子里,一声不吭。

 

第二天是利娜莉先醒的。脑袋还昏沉沉的她以为这里是自己的房间,但是刺眼的光让她反应过来,这是一间没有窗帘的房间。

她动了动身子,发现手腕被一双干燥的手握住了,她抬了抬上半身,看到神田坐在地上,头靠着被子,无声地睡着。眉毛,眼睛,都没有一点动静,安静如纸上的线条。

 

 

*

昨天发生什么事了?

你什么也不记得了?下次再这样,我就把你扔出去。

我怎么会睡在你床上……

你小时候不也经常在我床上看书,然后看着看着就睡着了?

 

利娜莉把脸藏到了膝盖里。

 

*

就这样,神田隐瞒了偷喝酒的事情。

 

*

那天晚上,考姆伊失踪了,利巴与科学班的人找了他一晚上。考姆伊发动好几个考姆伊机器人。不提。

 





后记:这里是24卷谈话室观后感。神田会在教团偷喝龙舌兰酒,有一次利娜莉因为好奇也喝了一口结果一喝就倒把神田吓死,当然啦这件事科穆依不知情。
更别说后面神田吵着说“莉娜才是女主角”。
直接叫リナ什么的,简直把持不住啊。

故事发生在亚连进教团之前。至于拉比……应该是在了。(根本不在意是不是!不是!)

《偷酒》(扩展名《一次偷喝酒引发的教团大暴动》)


评论(3)
热度(39)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