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霹雳/赤鹭】朴素

01

今天的客人有些与众不同。他到了店里之后就一直不说话,即使问了:“客人,请问你需要什么?”他也不理不睬。

飞鹭热情地说:“别看我这样,其实我和植物的关系很好哦。”

这里是一家位于角落的药店,屋顶是用干草铺的,四壁破旧,但养了很多植物。飞鹭对这位客人的沉默一筹莫展,就不停地介绍着药名和对应的病症。过了好久,那位客人叹了口气,打断了她:“我想吃点什么,你这里有吗?”

“啊,有的!客人请你在这里坐一会儿。”

飞鹭摸索着拿出一串葡萄,洗净后放在干净的盘子里。

听声音,客人应该是一位少年。飞鹭听着他安静吃水果的声音,心想这一定是外地人。

“客人你来这座城里有什么事吗?”

那人安静了一会儿,“找人。”他说。

“我认识很多人哦!你可以告诉我。”

“赤睛。”

“呃?”

“赤睛。你听过这个名字吗?”

“好陌生的名字,赤睛……”

飞鹭在认真地思索,奇怪的客人叹出长长的一口气。飞鹭赶紧说:“我会帮你去问问其他的客人。唔,我知道找人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我也想找一个人,但是我要照顾这家药店。”

“哦。”奇怪的客人说,“不吃点东西吗?你的肚子很吵。”

 

02

赤睛一千岁的时候,以渡劫为由跑到一座入云的山上去了。在他降落前,看到一只鹭鸟被鸱枭所击落。赤睛没去在意,找了个地方降落。降落后,又看见了那只鹭鸟,正在被一群蝼蚁围困,毛都快掉光了。

赤睛将它拾起,它身上一半黄,一半白,脖子长长的,并不好看。它先是有些害怕,见他不去伤害它,便搭在他的肩上睡着了。

“方脱蚁口,竟然就得意忘形了吗?”

它呷呷嘴,算是做了回应。

一连三天,赤睛都用各种花的花瓣喂养它,羽毛渐渐长全了。第四天的时候,赤睛就开始后悔了,无论他到哪儿,它都要缠着他,如果厉声恐吓,它就露出惊慌的样子,然后更黏地匐在他的身上。

眼看就要到了渡劫的日子。赤睛捡了几根干柴,施法将其做成鸟笼,将它关了进去。鹭鸟在里面哀鸣,翅膀拍打着笼子,控诉赤睛毁掉了它对他的信任。赤睛将它放置在山洞里,自己独自走开了。

这天天色昏暗,乌云障目,忽然雷光大作,接下来的一切赤睛什么也不记得了。不知道昏迷了几天,再睁开眼时,他看到了泛着深蓝光的洞穴,以及一股暖风。

该死,真疼。连睁开眼睛这种事都能牵动全身的痛觉。赤睛不满地动了动身子,忽然看到不远处有个少女形态的……人,正在磨药。

“啊,你终于醒了!”

少女欢喜地来到他的身边,赤睛盯着这个来路不明的人看,头发长到腰际,发间还挂着一根白色的羽毛……不知怎么的,他想到了一只毛都快掉光的鸟。

“是我呀,飞鹭!”飞鹭转了个圈,“我还不太会化人形,但我试了一下,我会唱歌,跳舞也可以,还会采果子。”飞鹭安静了几秒钟,忽然换了个语调,说:“所以你不要赶我走好不好?”

赤睛别过脸,不说话,继续躺着。飞鹭接着说:“你伤的很重。”

接下来的几天,飞鹭往洞穴里搬满了花花草草,还一直在他的耳边说话。

“我跑出来的时候,发现有一条浑身是伤的龙,真是吓死我了,不过你马上就变成俊俏的男孩子了。不过我没想到你竟然这么重,把你拖回来废了我好大劲……”

“恶龙才是我真面目。”赤睛抬了抬眼说,以为会吓到她。飞鹭露出了一瞬间惊恐的表情,不过接着就又亲近他。

“你会变成这么大一条龙,”飞鹭用手比划了一下,“是不是可以带我飞呀?”

“你不就是一只鸟吗?”

“但是我没有飞过很高的地方啊。要是你的话,一定能飞到云之上吧。”

这只胆小的鹭鸟突然胆子变得很大,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等赤睛伤快要好的时候,他想那个奇怪的魔王子马上就要来找他了,早点离开会比较好。当他把最简单的意思告诉飞鹭的时候,飞鹭紧张地呼吸顿时急促起来。

“你伤的那么重,你,你不许走!”

“我走了,怎样?”

“你要是走了,我就去找你!”

面对这种毫无威胁性的恐吓,赤睛自然不去理会。一天傍晚,飞鹭照常出去采果子了。赤睛悄无声息地起身,准备在天黑之前离开,这样飞鹭就很难找到他了——然而,在他出山之前,看到了飞鹭的尸体。一只没有正常大小的鹭鸟,银色的眼睑没有完全阖上,胸口插了一支长长的箭。

她死的时候没有声音。

照理来说,这座山是不会有人来的。至于是什么人,赤睛也没有去想。他看着这只没有安睡的鸟,心想,像她这样的,无论做鸟,还是人,都是处在最底层吧,还不如不存在。

赤睛抚了一下她的羽毛,心想,存在也无不可。

 

 

两百年后,赤睛找到了那只鹭鸟的转世。她已转世为人,在一家快要倒闭的药铺里,单纯地经营着。

因为没有生意,两个人已经坐下来开始聊天了。

“……那个老婆子一直在偷你的药,你知道不知道?”

“不是的,婆婆的儿子已经病了很久了,又没钱请医生。”

“她家没有儿子,唯一的女儿昨天嫁人了。”

“出嫁?真好啊!”

飞鹭合着双手,一脸欢喜。

“你也想嫁人?”

“没人愿意娶盲女呢。”飞鹭低着头,微微笑着,坐着抬了抬腿。

“有钱不就行了。”

“我也没钱啊。店也快开不下去了,唔,翎婆知道了会不会怪我……”

赤睛看着她失落的样子,“你刚刚不是还说要去找人吗?”

“我这个样子,出门会给很多人添麻烦的,我想我还是先好好经营药铺吧,等它倒了,说不定我就有勇气去找一页书了。”

“嗯……”赤睛拿起茶杯饮水,忽然说:“你看我干吗?”

“我,我哪看得见呀。”

“别撒谎。”

“这……”飞鹭嘟着嘴说,“我经常能梦见一个外貌清俊的少年,我觉得他要是真的在,声音一定和你一样。”飞鹭点着自己的手指,犹豫道:“我可以摸一摸你的脸吗?”

“不可以。”

飞鹭很失望地说:“我以为我们是朋友了……”

“……我其实不长这样。”

真是越活越回去啊,这家伙。赤睛拿起一颗葡萄,心想自己花了两百年的时间找她,却是这么个模样,竟然能活到现在,简直是奇迹。

很好,靠自己的力量活下去,这才是符合规律的。

但是,为什么会瞎呢?赤睛用很短的时间想好了这个回答。大概是阎罗王嫌此人蠢笨,不合得作常人,就用这个方式把她困在某个地方吧。

一阵热乎乎的风把店铺前的花打落下来。两个人很默契地都抬起了头。

“我还梦见我会飞呢。”飞鹭深吸一口气,“我都不知道天长什么样,但我知道那是飞的感觉。”

赤睛的白发顺着风上扬,他认真地问了一个问题。

“待在这里和出发找人,你选择哪个?”

飞鹭吓了一跳,她张了张嘴,花了一点时间想这个问题,最后她试探性地问道:“如果我走了,能和你一起吗?”

 

 

一个月之后,城里有了个传奇。传奇的开头是,城角有一家破败的药铺,由盲女飞鹭经营。某日城里来了个周身发出白光,外貌俊俏的鹤发少年,身无长物,没有一家店肯收留他,只有盲女接待了他,给予他食物。少年留下一袋金子离去了。翌日全城都知道了这个消息,同时也想起了盲女是个容色清秀的妙龄少女,于是求亲者络绎不绝,被一一婉拒,因言要关掉店铺,展开旅行。好事者趁夜去药铺抢来了金子,当晚此人家中大火,金子也不知怎么的回到了药铺。官府知道了此事,将盲女抓了起来,扣留其金袋。行刑当晚,监狱火光冲天,一巨龙破空飞起,盲女亦乘龙而去。城中开始流传这样的歌谣:“见鹤发童颜者与葡萄,以免火光之灾。”




*赤睛和飞鹭短暂的剧情(和奇怪的结局)一直是我心里的白月光……

这是一篇架空的奇怪的玄怪短篇。对不起,结局最后一句话是个冷笑话。


评论(1)
热度(21)
2015-07-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