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万雪夜/忆无心】何以慰离别

忆无心走在她的前面,头低着,系着马尾的发绳似乎松了,万雪夜抬了抬手,又将手放回。她低头看了看地面上浅浅的脚印,跟随忆无心放慢了脚步。

银燕带他们来到金雷村,让一个唇红肤白的女孩子帮他们安置下来。因为担心,万雪夜就先跟着无心进了房间,无心坐在床沿,宽大的帽檐遮住了她的脸,万雪夜轻轻坐在她的身边。无心没有讲话,低着头,双肩因为沮丧而垂着,万雪夜安静地陪她。房间安静地只有无心吸鼻子的声音。

“对不起,雪夜大哥。”

万雪夜的眼中掠过一丝惊讶,“嗯?”

“我又麻烦到你们了。”忆无心抬了抬脸,黑纱之下的脸蛋异常白净,眼圈是红的,似乎还带着泪。“我只是有点难过,等一会儿就会好的,你们不要担心我。”说完,她的头更低了。

万雪夜认为自己不擅长应付爱哭的女孩子,但是无心的际遇让她在一路上都在想自己的义父。万雪夜握了握她的手,“没有,你做的很好。”

“银燕大哥一定和我一样难过……”

无心的哀伤似乎要没有尽头了。万雪夜叹了口气,说:“你把帽子拿下来。”

“嗯?”

万雪夜等了无心一会儿,无心才疑惑地将帽子取了下来。万雪夜让她侧一下身子,无心动了动,背对着雪夜,忽然感到一双骨骼分明的手碰到了自己的头皮。万雪夜取下了头发上的头绳,鞠起她的长发,无心的头发很多,需要慢慢顺理。

无心好奇地问:“雪夜大哥,你会梳头发么?”

万雪夜停下手,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回应,半晌,她继续手中的动作,缓缓答道:“会。”

无心偏了偏脑袋,“是帮谁梳过吗?”

“给自己梳过。”

“喔……”无心回过头,思考着这句话是不是有其他意思。

 

万雪夜帮她扎好了头发,忆无心回过头和她道谢,万雪夜没有注意到她脸上有一些红晕。

忆无心摸了摸自己的头发,仰脸望着她,笑道:“雪夜大哥,你不用梳那么高啦。”

“高一点,好看。”

吱呀一声,门被推开了,那个穿白衣服的小姑娘走了进来,微笑着说:“我这里倒了一些热茶,你们喝一点吧。”

“啊,好。”心情忽然好了一些的无心站起来,要帮万雪夜去拿水。从白衣服姑娘手中接过杯子的时候,对方忽然笑着对她说:“你叫做什么名字呀?”

无心忽然想到,银燕大哥当时有叫过白衣服姑娘的名字,只是当时自己心神不安,不记得了,于是她有些难为情地说:“你好,我叫忆无心。”

白衣服姑娘忽然笑靥如花:“真的吗?我叫常欣。你们好好休息吧,有什么事情,都可以和我讲。”

常欣离开了,无心将水递给万雪夜,不禁说道:“常欣姑娘真是漂亮又温柔。”忽然又补充,“雪夜大哥也很温柔!”

“嗯,谢谢。”万雪夜喝了一口茶,觉得,这件事,慢慢来也没有关系。





2015-08-20
评论(3)
热度(22)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