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姚金池中心】谱


姚金池第一天被带领到北竞王府时,一直在往回看。王府金丽华殿,典雅堂皇,一草一木皆是奇珍。会见北竞王前,她扶了扶头饰,理了一下裙摆,等自己呼吸匀畅了才缓缓走入。北竞王和想象中不太一样,他面色苍白,眉眼含笑,举止间尽展荣贵之姿,语速缓慢,两句话之间就会有几声咳嗽。待人亲切,对她亦是。

“姚金池,你就是姚明月推举的,来给小王做食补的女官?”

“是,竞王爷。”

姚金池款款施礼,眼睛却闪烁出不安的情绪,北竞王脸上浮出了更和善的笑意。

“那么从今以后,就有劳你了,金池。”

 

姚金池来到北竞王府的第二年,来这里拜访的人都会说上一句“竞王爷的气色变好了”。然而北竞王气虚体弱的问题仍然没有解决。比较严重的时候,姚金池不眠不休地照顾了北竞王三日三夜,北竞王也对她信任非常,很多时候只允许她一人服侍。

待回神过来时,却发现府上对她有了异样的眼光。

谗言是最容易小事化大的,一日北竞王坐在床上,姚金池喂他喝药,药未入口,北竞王问她:“金池啊,又有人说闲话了?”

“金池不在意。”

“真的不在意?”

“是,竞王爷。”

“是吗,那小王也不费心思了。”

他张口喝药,金池也安心下来。

就这样,金池负责做菜,北竞王负责食补,日日如常,流言开始变得无聊。又因为姚明月战功显赫,开始被人称作女暴君,这时候大家看到姚金池的时候都礼让三分。流言不消而散。

 

姚明月怀孕两个月的时候,北竞王特许姚金池离开一个月为其食补安胎,但姚金池担心竞王爷,就写下了几页菜谱交给其他的食补官。一个月后,姚金池回到北竞王府,北竞王气色如常,她安心不少。晚上用膳时,北竞王对她说:“金池啊,你留下的菜谱,可真是一笔伟大的财富。”

姚金池不解:“竞王爷谬赞了。”

“前些日,一个部族的首领来这里,交谈间谈及他长子病状难医,问是否能从府中购买一些稀贵药材,小王舍不得珍藏,便参照你留下来的菜谱所对应的患疾,让首领去试试,结果十天的工夫就痊愈了。”

姚金池认为此举实在莽撞,便赶紧说:“竞王爷不宜如此信任金池,万一……”

“北竞王身边的女官姚金池手艺无人能及,全苗疆尽知啊。金池,你在不安些什么呢?”

“金池只是一介女官,不该受到竞王爷如此的待遇。”

“要做出一顿美味又能食疗的菜肴,需要一双灵巧之手,也要有一颗善良之心,金池,你应当受到这样的礼遇。”

“可……”

北竞王打断她,“金池啊。”

“是。”

“写本食谱怎么样?不只是小王,让全苗疆的人都能从食物中得到幸福的人生,这难道不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吗?”

姚金池再次语塞,“这,竞王爷……”

“不必担心时间的问题,小王会每日给你安排出时间,王府内中的藏书阁对你畅通无阻,有什么需要,都可以直接来和小王讲。”

比起自己每天为了几道菜而伤精费神,竞王爷心系苍生的情怀实在是太令人感动了。

姚金池自然是同意了。

 

竞王爷午休的时间,就是姚金池著书的时间。为了不打扰到别人,她通常拿了古籍去房间,这天中午她的房间在被打扫,于是金池拿了书去客房,打开门后,发现一个刀客打扮的人,正将两条腿搁在书桌上,耳边插着跟毛笔,仔细看的话,脸上还有墨汁。

那人的眼神看向了姚金池,姚金池顿时局促不安,一动不动站在原地。

刀客打扮的人放下两条腿,站起来打量她,下一秒就开口说话:“你也是被祖王叔叫来抄书的吗?”

“啊,我……”

“祖王叔也真是的,连你这样的女官也不放过。你抄的什么呀?”那人三步就走到了身前,姚金池手上抱着厚厚的古籍,古籍上放着她未完成的食谱。那人拿起食谱就看:“虫子,虫子,虫子,哇塞,都是虫子,你抄的这都什么啊?”

那人身上的和北竞王截然不同的气息令姚金池顿时心神大乱,脸上出现红晕,视线不知道应该落在哪里才好。这时,北竞王的咳嗽声从走廊里传来,刀客像是听闻到什么危险的声音一样,迅速跑回椅子上。

北竞王出现在门口,金池立刻行礼。北竞王对那个人说:“小千雪,你抄书,但别打扰金池著书啊。”

“小千雪”不满道:“什么我打扰啊,明明是她跑过来的好不好!”

原来是常年在外、独来独往的千雪王爷。金池第一次见到传闻中的人物,不禁多看了他几眼,对眼时,慌张地低下头。

“失、失礼了,千雪王爷。”

北竞王咳嗽了一声。

千雪挠了挠头,对金池说问:“你也不早说,我以为和你是同病相怜呢。你写的什么书啊?”

姚金池回答:“食谱。”

果然,千雪发出了笑声。

北竞王说:“金池这一本书,可是心系苗疆子民呢。”

“是吗?我最爱饮酒,你会做什么酒吗?”

说到酒,姚金池有拿手的,而且是当今王上最爱饮的酒。金池信心大增,对千雪说:“回千雪王爷,金池会做桂花蜜。”

然而,千雪张大了眼睛说:“我才不喝这种女人家喝的甜酒咧!”

 

在黑水城,姚金池屋前的院子很小,几只鸟儿路过,来年春天就长出了花朵。稍稍修剪一下,就十分雅致。

她的身边依旧有她爱护的人。无心很乖,无需她时时照顾。除了无心太瘦这点让她颇为费神以外。但才想好一日三餐如何换,无心就对她说,她要出门,帮助对抗魔世。

她心知侄女外柔内刚,自己的言语无法左右她的原则,反倒会平添她的烦恼。于是摸摸她的脑袋,让她一定小心。


一日,一个叫鲁玉的姑娘来敲门,手里拿着几块花色不同的布料,说是想学怎么做手帕。

“是想送给什么人吗?”金池和她坐在桌子两侧,笑着问她。

小玉眨了眨眼,说:“嗯,没有耶。送给谁,很重要吗?”

姚金池说:“如果有什么想送的人,学起来会快一点。”

“真的吗?嗯……那我要送给风间大哥,他的衣服太黑了,要有点其他颜色才好看。”

“哈,原来这样。”

“还有其他几位外面来的阿叔,他们对抗魔世那么辛苦,如果有块手帕的话,应该会记得要擦一擦汗。金池阿姨,你和我一起做好不好?”

金池笑了笑,说:“好。”

 

 



评论
热度(18)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