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光/藏姚】算桃花

阅读提示:

地点交趾国,时间镜月婚前。


      罗碧不信命。但未成年时,千雪想去算一下自己几岁能摆脱祖王叔的魔掌,就请了大祭司帮他算,大祭司自然是含糊其辞的,说这个不好算,但为了不得罪小王爷,就说可以帮他测一测姻缘。千雪年少轻狂,不在意这个,但也好奇,就答应了,结果测出个桃花乱象,把千雪吓得不轻,他一把抓过罗碧,说大祭司你给他看看。罗碧刚要开口拒绝,大祭司就已经看完相了。

“而立以前决不可沾惹女人,否则定有血光之灾。”

大祭司如此言重,以至于罗碧和千雪二人半天没有说话。千雪觉得罗碧比自己惨多了,就想办法说了一句安慰的话:“别难过,心机温那是没有被看,要是被看的话,一定比你还惨。”

彼时的罗碧满心的为父报仇、建功立业,生怕从哪里出来个野女人把自己耽搁了,多年清心寡欲,认真读书,努力练武。在千雪的私生活已经被当做谈资的时候,罗碧已经成为了竞王爷口中让千雪好好学习的榜样了。

苗王对此有些顾忌。别说不讨老婆,家里都没个妾侍的人,太奇怪了。苗王从婚姻想到家庭,从家庭想到朝廷,于是疑虑深深地找竞王爷商量,说怎么让罗碧答应娶老婆呢?

竞王爷笑着说,听千雪说,过了三十他就会娶了。

“那还要十年呢。这十年里,谁知道他会做出什么事啊。”

“如果苗王您让罗碧娶了妻,或许事儿会更大呢。”

竞王爷真是一语成谶——这是若干年后才知道的。

 

事情发生在交趾国内战时期。当时苗疆与交趾交好不久,便派兵救援,但派的也不是什么大队兵马,而是派了曾经在交趾长大的罗碧带着一小队兵马前往。

当时的边境由反朝廷一派的军队管理,于是罗碧与他的军马假扮成商队,进了交趾。交趾气候湿热,丛林茂密,蚊虫又肆又毒,军队里不时出现病症,不仅如此,他们还遇到了贼。

埋伏不知是军队还是贼团,总之他们只是很单纯地想要抢夺罗碧军队里的兵器和财宝。没有看到领头,罗碧沉声说:“叫你们的首领出来!”

对立方发出了嘲笑声。

“我们的首领,不随便见人!”

竟然还是个女子贼团。罗碧想此地不宜久留,尽早离开去寻朝廷军才是。

谁知这女子贼团列出了阵型,摆明了不给他们走——而士兵们眼神已经离不开她们修长的大腿了。

罗碧立刻下令,不杀女人,但敢阻挡他们的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哟,真是无趣的男人。”

一声彻穿脑袋的软语令罗碧起了反应,连罗碧胯下的马也后退了一步。只见一个妖娇美丽的女人从列队中骑马出来,她一说话,全队的人都有了反应,她一出场,没有一个男人的眼光没有落在她身上。

体态婀娜又眼神凌厉,这样的贼还真是不多见。罗碧冷冷地瞪着她,姚明月用手指轻擦自己丰厚的下唇,饶有兴致地看着罗碧。

“留下兵器和财物,留你们几个臭男人的狗命。”

“哼,女流之辈,也敢这样和我说话?”

罗碧话还没说话,姚明月就以奇快的速度抽出腰际上的利鞭,瞬间飞向罗碧,长鞭狠厉,毒胜猛蠍,罗碧只来得及侧脸,只觉脖子上冷冷穿过了什么,一摸脖子沾了一手的血。

“哈,你自身难保,还敢嘴硬别人。这次我高抬贵手饶了你,否则现在,第一个要杀的就是你。”

“将军!”

罗碧面带霜寒地看着姚明月,对部下说:“我没事。”

“哦?将军?”罗碧只觉得姚明月杀气更甚,“你是哪边的将军?”

忽然,万千利箭从四面八方射来,姚明月和罗碧两方都是被袭击者,埋伏方现形,是反朝廷的军队。瞬间,罗碧和姚明月同时大喊:“撤!”

二人互看一眼,纷纷策马西行。罗碧一身武艺,姚明月女刑扫的飞快,忽然一箭射向姚明月头顶,罗碧立刻扔出盾,帮姚明月挡了一箭。二人飞奔至山崖,姚明月的马忽然被刺伤要害,马失前蹄,眼见姚明月就要跌落山崖,罗碧来不及施救,姚明月忽然甩出女刑,罗碧不妨此举,身体被女刑缠住,随着姚明月的猛力一拉,罗碧随着姚明月一同跌落山崖。

不知道撞断了几棵树枝,二人终于落在了地上,在落地前,姚明月还特地抱住了罗碧,让他做了一回人肉垫。

罗碧很愤怒,非常愤怒,第一次被女人拉下山崖,还被她骑在身上,而且,她还在大笑!

“好个毒妇,我救你,你反倒拉我跳崖?”

姚明月笑完了,笑得浑身疼,她故意在罗碧面前撕开衣服治伤。看到罗碧不敢直视又愤怒的样子,实在是愉悦地不行。

“无名将军,你的脖子还在流血,我帮你止血吧?”

“滚!”

罗碧站起身就要走,身后忽然又来了熟悉的动静,他瞬间握住了飞来的女刑。

“你又要做什么?”

“哎呦,你看不出我腿摔断了吗?背我啊。”

姚明月挪出了自己带伤的腿,确实不是说谎。“臭男人,你送我回去,我就与父亲说与你个一官半职。”

“官是朝廷的,还是你家的了?我倒不曾问你,毒妇,你从哪里来的?”

姚明月挺起了胸脯,傲慢地看着她:“你不问也罢,若问我家中事情,不要说让你背我,就是下跪求饶,也没有你的位置。”

“哈,什么大来头?”

“父亲是交趾国国王,母亲是国王夫人,奴家呀,是个守节操的千金公主。”

罗碧突然朝天大笑,姚明月顿时露出了不快的表情,而罗碧笑完以后,一把抓过女刑,姚明月“啊”的一声,被拉倒了罗碧的面前。

谁知,罗碧这一动作,使姚明月心中一动,顿时眼波流转。

罗碧自然是不会意识到。他想的是,天下的女人都不能打,唯有面前这个女人一次又一次挑战他的底线。

“既是千金公主,怎么随军打仗,还落得如此模样?”

“哎哟,公主就该嫁人生孩子吗?不过如果是你的话,我倒很期待我们能生出怎样的孩子来。”

“哼!”罗碧一把甩开姚明月,姚明月趁机勾住罗碧的脖子,双腿缠住了罗碧的腰。

这原本是极其暧昧的场景,俊男美女,何况姚明月的裙摆已经破碎,白皙的玉足裸露在外,嗓音甜糯还体带浓香。

如果姚明月没有适时取出交趾国王宫令牌在罗碧眼前晃,以及大队人马赶到现场,大喊“属下救驾来迟请公主赎罪”,恐怕已经被甩在地上了。

罗碧不动如山,站如松,不愿承认地说:“你是交趾国公主?”

“哎呀,奴家真的是千金之躯,你怎么就不信呢?”

“你带兵打仗?”

“奴家的功夫你已经见识过了,不差吧。”

罗碧不说话,队伍为首一个白发的年轻男人站起来,想要接下姚明月,但姚明月把手一挥,大喊:“你们都给我退下,我要这个男人背我回去!”

 

事情就是这样,苗疆大将罗碧亲自将交趾国公主背回了军营。当日姚明月就告诉交趾国国王,要罗碧做她的夫婿。不久,罗碧在交趾国立下大功,交趾国国王大喜,立刻给苗王书信一封,以求联姻。罗碧不知此事,回苗疆后,就找二位好友饮酒叙乐,没过多久就被苗王叫去了王宫。千雪忆起旧事,忽觉背后一凛,对温皇说了几年前找大祭司算卦一事。

“我看罗碧一定是忘了大祭司的忠告了,三十岁以前是碰不得女人的呀!对了!心机温你不是通卦术吗?帮罗碧算一卦,看他会不会‘完蛋’。”

温皇微笑着轻摇羽扇,“好友,温皇愚钝,哪通卦术啊。不过,愚钝有愚钝的算法。这里有一本诗集,且吾我随意翻一页看看——‘云愁雨怨天地悲’。哎呀,好友大概是要娶妻了。”

 

苗疆皇宫中,苗王说了什么,罗碧听了个大概,忽然姚明月从身后走了上来,行动款款,唇带百媚,紫色披风拖着皇宫里的地毯,不可一世如一代暴君。

罗碧突然想起大祭司那张阴沉的脸以及结论——而立之前万万不可沾惹女人,否则必有血光之灾。

是的,至少他自己是这么觉得。


评论
热度(3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