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绮文】梦里墙外

*绮罗生&文家千金,最光阴&廉庄,现代梗。

甚入!甚入!甚入!拉郎很方。赠@疏楼虫宿。

每周一都是好天气。图书馆的白墙连接着蓝天与白云,划出一道金黄色的边际,看着令人心旷神怡。儿童区的小朋友们看到她的时候,都跑到落地窗前叫着她的名字。

这样的好天气已经持续了三个月了。平日里努力准备考试,双休日去赚兼职,给暑假里没法和父母待在一起的小朋友们读故事书。今天的小孩子似乎多了一些,文婉琰扫了一眼教室,发现多了一个小孩,一个新来的男孩。这个男孩看起来比这里所有孩子都要小,穿白色的运动衫,圆乎乎的小脸上有一黑褐色的大眼睛,留着银灰色的刘海儿。他一个人待在角落里,戴着卡通太空狗面具。文婉琰也不去打扰他,坐在小孩子们的面前,翻开了书,开始了工作——在开始读书前,她看了一眼那个看起来是混血儿的男孩。

“今天我们要听的是一个历险故事,会有一点长,而且很惊险。”

到将近六点的时候,陆陆续续有家长来接孩子了,这些家长大多都是刚刚下班或者工作完,远远走过来的样子总让文婉琰想到“电量不足”,但一看到自己的孩子笑着闹着扑过来的时候,立刻笑的阳光明媚。

外面开始下雨,天黑的很快,儿童区只剩下一个小孩。图书管理员也要回家照顾宠物狗,文婉琰答应代班,等这个孩子的家长来为止。

“呃……你叫什么?”

小男孩吃着饼干,说话的时候露出洁白的牙齿,像一朵暖色调的太阳花。

“我叫Lucky。”

“Lucky,你在等爸爸妈妈吗?”

Lucky点点头。

“你爸爸妈妈应该是因为下雨才迟到的,你有他们的电话吗?我帮你问问。”

文婉琰帮Lucky擦去他嘴边的饼干屑,Lucky嘟着嘴摇头,“我等着就好了。文老师,你再给我讲个故事吧?要像刚刚那个故事那样的。”

 

文婉琰和Lucky一起去找书了,文婉琰找顶层的书,Lucky在下面看绘本故事,忽然听到脚步声,Lucky敏觉地站起来,说:“是爸爸来了!”然后就跑开了。怎么这么晚才来接孩子,但愿他有一个好的理由。文婉琰先这么想,然后忽然发现了她要找的那本书,但是有点够不着——真麻烦——她挪了挪身子,拿到了那本书。

“老师还在这里。”她听见Lucky说道,孩童轻快的脚步声显得大人的脚步声过于明显了。“文老师!”Lucky从书架后面跳出来,露出了他可爱的身子,文婉琰刚准备从小梯子上下来,看到了站在Lucky身后的绮罗生正站在书架旁边,和文婉琰对视了一眼。

本来没什么可吃惊的,如果要说原因的话,就是这个人和梦里人长得太像了。

忽然书本滑落,碰到地上发出一声轻响。“对不起。”文婉琰倒吸一口气,爬下小梯子要去捡书,绮罗生弯下腰捡起了书。

文婉琰一脸没有缓过来的表情,说道:“对不起,我太不小心了。”

“没事。”绮罗生正反看了看书,“它也没事。”

“谢谢。”文婉琰伸出手准备拿书,但绮罗生看着封面,忽然说:“我看过这本书。”

 “我正准备把书给……”

绮罗生翻开书看,“我很喜欢这本书,对它分开讲故事的方式尤为深刻。”

“那是因为故事是由一对兄妹分别写的。”文婉琰忽然想起,和刚认识不久的学生家长谈论书,这好像是第一次。

“真的?”绮罗生礼貌地笑了笑,“我记得是一对夫妻写的。”

文婉琰心急了一下,在他面前翻开了扉页,“扉页上有说……”纸页翻过的声音轻悠悠的,安静了几秒钟,文婉琰犹豫地开口:“真的是夫妻。”

Lucky看到文老师的脸在一点点涨红,他瓮声瓮气地对绮罗生说:“我们能不能回家啦?”绮罗生把书递给文婉琰,文婉琰再把书送到Lucky手上。绮罗生顺手抱起了Lucky,说:“那你和老师说再见。”

Lucky乖乖趴上了绮罗生的肩膀,乖乖地说:“再见,文老师。我明天会和大家一起听故事的。”

“要不要我送老师回去?外面在下雨。”

“哦,不用了!谢谢,我有车。”文婉琰向Lucky挥了挥手,绮罗生对着她微笑似乎有再见的意思。

离开图书馆后,Lucky在绮罗生的背上揉起他的头发,说:“叔叔,文老师讲的故事真好玩!”绮罗生笑着说:“今天应该是你爸爸来接你的,你不怪他?”

Lucky把绮罗生的脑袋当做桌子,在上面翻看起书来,绮罗生抬起脑袋说:“你爸爸让我告诉你……”Lucky忽然说:“我要跟妈咪说,文老师真好看!”绮罗生没有说话,Lucky又开始揉他的头发,绮罗生说:“好了,你这么喜欢文老师,以后有什么事都可以问文老师,我可以不管了。”

“嗯,嗯……不行。”Lucky嘟囔着翻书看。

 

 

文婉琰是走回去的。她家住在市中大厦顶层,回家的时候发现桌上放满了菜,母亲从门口走出来,抢在文婉琰之前开口:“你怎么淋成这样?”

洗完澡之后母女俩面对面吃饭,“我爸呢?”

“做客去了。昨晚上改卷子改到天亮,今天中午还和学生一起打篮球。我过来就是讲一声,老廉家的女儿要回来了,我和你爸商量,等你考试结束了,一起聚一聚。”

“我中学以后就没见过小庄了。”

“是啊,她都结婚五年了。”母亲看似很随意地将话题一转,“我也希望你能找一个人。我不太喜欢你独来独往。”

 

第二天,Lucky很快和其他小朋友玩到一块,故事讲完后,他们开始玩起捉迷藏。“十,九,八,……一,零!我来了!”文婉琰喊道,“准备好了吗?”文婉琰张开眼睛,开始寻找。小孩子会躲的地方她大概都能猜到了,她一边听着小孩子们捂着嘴偷笑的声音,一边装作很难找的样子。二十分钟后,只剩下Lucky没有找到了。她和其他小孩子一起寻找,会在哪儿呢?这么长的时间,不会在哪里睡着了吧?文婉琰准备去书架那里找,忽然听到有女孩子的尖叫:“找到Lucky啦!”文婉琰找过去,发现Lucky躺在地上,一个小女孩兴奋地推着他,“找到你啦!找到你啦!”文婉琰心脏忽然猛的一跳——Lucky的一条腿以一种奇怪的姿势放在另一腿上,而他的脚边,是一个小梯子。

是不是想躲到书架上的时候,忽然摔下来?

“Lucky……”文婉琰喊道,跪在他身边,Lucky的小嘴微微张着,小女孩看到文婉琰这样,顿时慌得哭了起来,“Lucky!”文婉琰摇了摇他,但毫无反应,文婉琰觉得自己喉咙发哑,她慌忙起身,一个趔趄而坐在了地上,这时Lucky突然坐起来,捂着嘴发出笑声,漂亮的眼眸发出恶作剧的神气。“老师上当了!”刚刚大哭不已的女孩愣了几秒后开始和Lucky一起笑,“老师以为我死掉了!”

文婉琰脸上还有些发热,深深吸了一口气,她站起来,厉声说道:“以后不许再这样做了!”

Lucky吓了一跳,他低下头抬抬眼,嗫嚅道:“文老师,我只是开玩笑。”

“老师不喜欢这种玩笑!”

“我……”Lucky身边的小孩又哭起来,“Lucky把文老师弄哭了!”“讨厌!”“再也不要和你一起玩了!”Lucky无助地低下头,难过地说:“文老师,对不起。”

文婉琰抱了抱Lucky,帮他擦掉眼泪,“老师知道你只是在玩游戏。但是以后不许再这样做了,对谁都不可以。”

绮罗生来图书馆的时候发现,Lucky的眼睛红红的,想去问是怎么一回事,结果发现文老师的眼圈也是红的。去找她的时候,她正在整理孩子们玩过的玩具,齐肩的头发从一头垂落,夕阳光打在她的白衬衫上和各种色彩的玩具上,蕴成一道道幻丽结净的光。

文婉琰照例把孩子交到家长手上,说他今天还是很听话,临走前,她还和Lucky眨了眨眼,而Lucky头仍然低低的,眼神怯怯的。在回家的路上,绮罗生也没有问发生了什么事,他觉得Lucky会希望和他的文老师分享一些小秘密。

但是Lucky还是说了。他坐在绮罗生的肩膀上,脸颊贴着绮罗生柔软的头发,用低低的声音说了今天让他不开心的事。

 

一连三天,Lucky都没有来。眼看到了要和小庄见面吃饭的日子,她特地请了一天假,去商场买礼物。文婉琰一不怕在看书上花时间,二不怕在逛街上花时间。在这家看了,又去那家瞧瞧,从早上十点逛到下午,走过一家店的时候,发现这家店的橱窗做的很好看,贴满了手工做的花,便走进去看,绮罗生也路过了这家店,在橱窗里看到了熟悉的人,橱窗里的那个人也正巧往这里看来,两个人都愣了一愣,文婉琰先笑了笑,绮罗生随即笑了,他走进店里,说,“真巧!”文婉琰也说:“是啊,你也来买礼物?”

“是啊,给Lucky。碰到文老师正好,我不太会给小孩子买礼物。”

文婉琰说:“你不会买?这可真是不像话。”绮罗生向文婉琰投去询问的眼神,但文婉琰已经挑起了礼物,“这本绘本怎么样?Lucky很喜欢看故事。我本来想给自己买的,不过想想还是给Lucky更合适。”

绮罗生付了钱,文婉琰也随后买好了礼物。绮罗生看了她的礼物说:“文老师是要送小孩梳子?”“不是,是要给我童年的一个伙伴。她很会梳头发。”

绮罗生忽然想到了什么,说:“Lucky的妈妈也很会梳头发。”

两个人走出了商场,绮罗生说:“文老师开车来的?”

文婉琰眨了眨眼,说:“对不起,上次随口说的,其实我没有车。”

绮罗生也没有多意外,说:“那正好,还文老师一个买礼物的人情,我送你回去吧。”文婉琰踌躇了一下,想要婉拒:“今天我要去的一个地方很远——我要和朋友聚餐,在S区那里的饭店。”

“那正巧,我也要去S区。”

文婉琰心想,这大概是为了让她安心而说的谎话。不一会儿两人都坐进了汽车里,开着车,安静了一会儿,他开口了:“Lucky跟我说了那天他戏弄你的事,实在很抱歉,他只是爱开玩笑。”文婉琰顿时有些难为情,“是我太敏感了,不怪他。希望别给他留下什么不好的回忆。”绮罗生笑着说:“他只怕你不给她讲故事了。文老师真的很关心孩子啊。”

“其实不是这个原因。”

遇到了红灯,车子停下来,绮罗生拉下拉杆,文婉琰说:“我每年都会做一个相同的梦,梦到很多人死掉。”文婉琰打了一个寒战,笑了笑说:“很奇怪吧,都这个年纪了还会做这样的梦。我到现在也见不得电视里……嗯……有人去世。”她斟酌用词。

绮罗生说:“我也有这个习惯。每年做一模一样的梦。”文婉琰有些惊讶,“真的?”“嗯,说来也巧,文老师和我梦里的一个人很像。所以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还愣了一下。”

文婉琰忽然觉得心跳停了一拍,“其实……”她还没来得及说话,红灯已经跳转成绿灯,车子继续前行。接下来的话题就是孩子了,文婉琰发现,绮罗生对于Lucky很多事都不了解,大部分时候都笑着说:“这个问他妈妈大概会知道”。顿时她心里有些闷闷的,看向窗外不说话。绮罗生也察觉到了这微妙的情绪,一开始觉得奇怪,但结合之前的猜测,也就猜到了文老师误会了什么。

绮罗生微微扬起了嘴角。

文婉琰观察到了绮罗生的笑意,闷着的心情有些生气了,她说:“孩子很容易受到家长的影响。”

“嗯。”

“孩子的心思其实比大人更敏感,他会很在意爸爸妈妈对他的看法。”

“嗯。”

“您知道Lucky他其实有些内向吗?”

“嗯。嗯?这个我没有注意。”

文婉琰开始不自在起来:“对不起,我不该多管闲事——您和Lucky的妈妈其实不经常在一起吧?”

“的确。”

文婉琰泄气地说:“Lucky是个很可爱的孩子,我不想他因为父母而伤心——我的意思是……您和Lucky的妈妈之间的事,尽量不要影响到他。”

“我和Lucky的妈妈?”绮罗生顿了顿,“Lucky是我挚友的儿子,怎么,他没有和你讲我是他的叔叔?”绮罗生从反光镜里看了一眼文婉琰,看到她的脸一点点变成粉红色,于是善意地撇开目光以及话题。

“Lucky的爸爸和妈妈住在国外,但他的妈妈想让他自己选择生活的环境。啊,说了这么多,已经到了。”

绮罗生帮她开了门,文婉琰跳下车,不敢直视绮罗生的眼睛,但毫不意外地还是对上了,原来世上真的有让人心跳停止的帅气,他五官完美,深紫色的眼睛里透出愉悦的笑意。她慌忙和绮罗生道了再见,就匆匆走进饭店,结果在大厅里等了一会儿,发现绮罗生也走了进来,她正不知所措时,听见有熟悉的声音在叫她。

是廉庄。多年不见她依旧喜爱穿红色衣装,二人亲密地打了招呼,文婉琰找了空隙看了眼绮罗生,发现他正和一个高个子的男人说话。原来他真的也和别人在这里聚餐——想到这儿,心里有些空空的,廉庄发现她的视线,对着看过去,笑道:“本来还想介绍,没有到你已经找到他了。”廉庄指着高个子的男人说:“这是我丈夫。旁边那个是绮罗生,我们的朋友,多亏他照顾Lucky,不知道这几天他都带他去哪里了呢?”再指着最光阴脚边的小孩说:“我儿子。和他爸爸长得一模一样,是不是?”

男孩和文婉琰一对眼,顿时发现了惊喜,“文老师!”“Lucky?”

Lucky跑到廉庄和文婉琰的中间,拉住她们两只手说,“妈咪,这就是我跟你说的很漂亮的文老师!”

最光阴在Lucky背后把他拎起来,不满地说:“什么文老师?廉庄,你为什么都不跟我讲,爸爸要和你们没有共同语言了。”

“你怎么老这样?儿子的醋也要吃。”Lucky朝着最光阴吐舌头,然后爬上了他的背,廉庄朝文婉琰说,“来吧,我们先去吃饭。”

廉庄一家三口走在前面,绮罗生和文婉琰走在后面,一阵令人尴尬的沉默后,“Lucky真可爱,”文婉琰就找了话说:“我以后的小孩也会要像他。”

“这个不好吧。”绮罗生回答:“Lucky像他的爸爸,你的小孩会……咳。”绮罗生难得话说一半,过会儿他说:“Lucky真的很喜欢你……好像我也是。”

 

 

评论(9)
热度(13)
©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