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金光/修心】心安

 @未成曲调 点文。

其实拖了这么久我是没脸再放上来了的,但是总归不是事儿啊……

原剧向,cp修儒&无心,清水。食用愉快www


===


修儒与忆无心告别的时候,他们还像孩子一样,握着对方的手,表情忧虑,但没有愁绪,带着笑嘱咐着事情,他们相信未来的哪一天他们还会再见面的。

“无心,你担心的太多了啦。”

“因为我是姐姐啊。”

“那,你不要哭了。”

修儒走了,他朝着那个黑色的身影用力摆了摆手,开始了四处行医的生活。

每当有难得的闲暇时,他都会写上一封信,信笺里夹着药或者是花草。

信上说,他忽然想到上次开的药方里少加了一味药,本来可以救活那个小孩的,每当想起来,就后悔的睡不着觉。但又担心,时间久了,他会习惯自己医术不精这个事实。

他不在意无心会不会好好体会他的心情,或许只是想要表达一下。

为什么对象只能是无心呢?

15岁那年他第一次遇到无心,就感受到了熟悉的气质,那份不容易察觉的愁绪让修儒觉得他们是一类人。

她可能和我一样,是孤儿。修儒想。

所以见到无心的父亲时,他有些懵。

藏镜人因为伤势沉重昏迷不醒,花了修儒两天两夜才让他恢复过来。无心当然也没有休息好,如果没有无心的帮助,修儒估计要花上两倍的时间才能医好藏镜人。

治疗结束的时候是三更,修儒走出房门时两腿发软,直直地倒了下去,从厨房出来的无心见状,扔下茶水就跑上前抱住了修儒。

感受到熟悉的气味,修儒不暇多想,安心地晕了过去。

苏醒过来的时候仍是半夜,头痛欲裂,修儒艰难地爬起身,额头上温热的毛巾掉了下来,无心在床沿趴着睡着了。

真是丢脸啊,明明我是大夫。

藏镜人恢复的很快,看到他们父女在太阳下散步谈天时,身上覆满了温暖的光晕,修儒总感觉他们之间有了隔阂,总是远远地看见,就悄悄避开。

无心注意到了。一天,她特地把父亲带到修儒面前。在魁梧的战神面前,修儒一下子没法拿出大夫的气魄。

“爹亲,这个就是救了你的小大夫。修儒比我小一岁,医术已经非常厉害了。”

“嗯,听说你是冥医的徒弟,令师冥医于吾也有救命之恩。”


无心的父亲没有传闻中那么难以相处,不知道无心的母亲是怎样的人?从未在无心口中听闻关于她母亲的消息,修儒认为也不该问。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宣扬也不是件好事。

战事结束的时候,修儒与无心在黑水城休憩了一段时间,无心和小玉从林子里抱来了一只垂死的小狗,修儒想尽了办法,却无力回天,他们把小狗安葬了,修儒也在此刻下了决心。

“无心,我想出去,一边走,一边行医。”

无心有些惊讶。

“在这里,你也可以成为冥医一样的好大夫的。”

“师父在三十岁才有了名望,我不该只依靠师父教付于我的东西,我应该……自己去寻找。当然啦,这也是师父教我的。”

修儒尽量想把离别的伤感给淡化一些。

无心说:“修儒想要做个好大夫,这是应该的,只是又有朋友要离开我了,我也开心不起来。”

修儒说:“我会给你写信的。”

“那我怎么给你写信呢?”

“我每年都会来看你的。呃,如果没钱的话,我会早点回来的。”

无心终于笑了。

“好,那我准备好吃的给你。对了,我还不知道修儒爱吃什么呢?”

修儒也不知道自己爱吃什么,就随便说了一个女孩子爱吃的甜点。

一年时间过去的很快,修儒在回去的路上好说歹说,终于让一个赶车的农夫答应载他一程。修儒背着一个和他差不多大的木箱,里面放了书籍和不容易见到的药材。牛车的速度慢悠悠,修儒现在的心境也是如此。

“少年人,你说的地方就要到了。”

“到了?谢谢大伯,这是车钱。”

“嘿,谢了。少年人这是要去哪儿?”

“正气山庄。”

“呀,正气山庄?少年人,这钱你收着,早说你要去正气山庄,我就加鞭了。”

听江湖上的人说俏如来和雪山银燕在正气山庄,大概无心也在吧?

正气山庄今日有些热闹,修儒看到了被江湖人士围着的俏如来,俏如来也看到了他。

俏如来和他打招呼:“修儒。”

“修儒,就是那个冥医的徒弟?”

修儒听见别人提到了自己的名字,颇有些不自在。所幸俏如来善解人意,将他带入山庄中。

“好久不见,修儒。”

“盟主。”

俏如来微微一笑,“你变化很大。修儒,今日来山庄是有什么事吗?”

“就是来看看你们。”说完这话,又忍不住接下去说:“无心在吗?”说完这句话,连他自己都感觉不好意思了,又怕俏如来多想。

“今日山庄客人多,无心大概没有出来,你可进入一看。”

俏如来放修儒一个人在山庄里,自己接着去忙了。修儒轻轻走在廊内,按照俏如来所说,门口插花的应该就是无心的房间了。他在扣门前,停滞了一下动作,随即理了理头发,还闻了闻自己身上有没有沾上什么奇怪的味道,这时候门突然被推开了,屋内屋外的人都愣住了,修儒低头看着无心,一时呼吸紧凑,说不出一字来。无心那双湛蓝的眼睛眨了眨,这才说出话来:“修儒?”然后瞬间惊喜:“你回来了!”

“我回来了。”修儒没有动脑,顺着无心的思路说出了这句话。

此心安处是吾乡。

 

无心的房间里堆了很多书,听无心说,这是俏如来的建议,无心一年下来也读了不少书。

“好像比起现实,我更喜欢书中的世界。这么想是不是不对?”

“因为无心更向往和平吧。”

“修儒呢?是不是离名医越来越近了?”

“对了,我给你带了礼物。”

修儒从他的大箱子里取出了一个囊袋,小心翼翼地交给无心,无心将囊袋里的东西倒在手上,是水晶蓝色的耳环。

“哇,这……”

“果然不喜欢吗……虽然知道无心你对这个应该没有兴趣,但是看到这对钻的时候总觉得应该戴在无心的身上。”

“很贵吧,修儒?你以后不能买这么贵的东西了。”

“其实也还好……”

“谢谢修儒。我很喜欢。”

无心欲图佩戴耳环,修儒不忍看无心的耳朵受伤,就阻止了她的动作,无意间摸到了她耳后的肌肤,心湖像是被吹皱起了涟漪。

“修儒?”

“不、不一定要戴在耳朵上,戴在帽子上、衣服上也可以啊。”

“唔,你说的对。”

修儒帮她把别在了袖子上。


修儒小住了三日后就打算起身了,因为有个病人的药就要用完了,修儒得给他送点过去。无心送行时给了他一盒糕点。修儒已经不记得当时和无心说自己爱吃甜点这件事了。车辆渐行渐远,他们不停地朝互相招手,直至消失在视野中。他在牛车上打开了木盒子,发现里面还有一封厚厚的信,打开一看,是无心对他每封来信的回信,最底下还有一张没有信封的信笺,上面写着:欢迎回来。

修儒望了望天空。

心安的感觉,大抵如此吧。


评论(6)
热度(22)
2016-05-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