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霹雳/千聆】桃之夭夭

前言:涅槃花的梗请戳




翻书的声音消失了。

聆月抬起头,看见遥星正把胳膊支在一本厚重的古籍上面,眼睛发亮地看着自己。藏经阁内影沉沉的,书架中整齐放着的几百年的书,还有壁上晦涩的章纹,都与遥星这样一头红发、精灵般的女孩子不甚谐和。

“聆月姐姐和策师大人是怎么认识的?”

“你怎么想知道这个?”聆月用不介意的口吻说:“忘了他当年把你关在无日囚的事了?”

“但是聆月姐姐没有被策师关过啊。”

聆月对着她微笑了一下,再次将注意力回到了书卷上,除此以外似乎没有其他反应了。遥星努努嘴,意兴阑珊地继续翻看古籍。然而翻弄了几页后,她忍不住小孩似的叹气,将翻开的书往聆月面前一推。聆月看了一眼,泛黄的纸上白描了一朵奇花,下面写了一行字。

涅槃花。见于苦境雪崖,初经霜露冻,枯萎呈黑,忽结苞开花,赤焰如浴火而出,故名涅槃。

 


游历归来的千叶传奇走在雅谷。雅谷里不见人影,花开正好,万物生长。

一根桃枝的弯下腰来,花瓣微颤,千叶无意中瞥到此景,觉得甚像聆月头饰上点点晶莹珠帘,不免心中一动,停下来观赏,微风吹拂,温暖的心中舒畅,千叶伸出手欲折下一枝早桃,正当这时,树枝忽然一阵剧颤,花瓣受惊似的飞落,接着,一盏酒杯掉了下来,最后——一个男人从树下掉了下来,不过,他很完美地利用树枝挽回身体的平衡,顺势折下一花枝,脚尖落地,转身一周半,顺带拂去衣袖上的花瓣——好像摔下来是有意为之。

香独秀从容优雅的出场,完完全全的破坏了千叶折花的好兴致。

“依旧是好兴致啊,”千叶露出真诚的微笑,“香楼主。”

“哦?原来是千叶先生。”香独秀转身,一拨额前短发,“春风拂走了愁思烦忧,刚刚那觉真是惬意。呀,这……”

香独秀看着手中的桃枝,再看了一眼千叶:“这枝桃花送与先生了。”

“这……多谢。”

“可惜桃花与先生不甚和谐。”

“此花的确不适合来装饰自己。”

“哦?千叶先生也这么觉得,那不如送人好了。”

千叶心中一动,难得香独秀会和自己心中想法一致,但是发觉香独秀表情奇怪,果然,香独秀惋惜地摇摇头:“可惜,军督和弑道侯在世的时候,不见得他们对什么花花草草留心过。不知道他们会不会喜欢桃花。”

“……”

“不过我记得白色的雏菊在那个方向。”

“……”

“哎呀,先生你手里的花枝折了!不要紧,我也觉得送桃花也没什么大碍。”

“不知悔改……”

“咦,先生你说什么?”

 


窗户朝向一个生死峰一侧,如今坡上长满树干弯曲的花树与果树,环抱天际,拥向明月。

聆月习惯在这个时候打开房门。她推开门,发现千叶站在门口,举着欲敲门的手。

聆月眨了眨眼,“千叶?”

“是我,”千叶的声音听起来有些拘束,“聆月。”

两个人静默地站了一会儿。

“不邀请我进去坐坐?”

又安静了几秒钟,聆月忽然款款行礼,纤长的珠帘闪出点点光耀。

“策师大人。”

面对聆月的刻意,千叶“啧”一声,无奈地对她笑。聆月侧开身子,走入房间。点起熏香,泡茶。

千叶坐下,看着聆月的举动。在集境退隐后,千叶那与生俱来的轩昂气度所散发出的光芒没有那么明显了,但显然,自大这点并没有改变。

“我来的时候,遇见你的小姐妹了。哎。”

“因何叹气?”

“因为你小姐妹的眼神。哎,我就应该辞去策师一职,像香楼主一样泡泡温泉,赏赏花,这样在集境的人气还会高一点。”

 “那是因为策师之错,错的不容宽待。不过,看在策师重振紫微宫、重整无日囚的份上,太阴司愿意支持策师继续中兴集境。”

 “听说望夜祀嬛争取到了祀嬛不必守身的权利。”

“策师你断章取义了。望夜争取到的是祀嬛可以摄政的权利。”

“我是在想,不知望夜祀嬛有没有为我说几句好话?”

“你又多想了。”

“我是不是有跟你提过,你说谎的时候有一个习惯,左边眼角会不自主的眨动。”

“对了,我好像没有提醒过你——你在胡说的时候,表情会特别正经。”

“哈。“千叶望着她的背影,停顿了一下,说道:“听香楼主说,十年一度的空谷幽兰就在这几天了,我想邀请你前去雅谷赏月,不知聆月祀嬛意下如何?”

聆月把茶水放置在茶托上,款款送到千叶面前,微笑道:“雅谷是香楼主的赏兰圣地,不该打扰。多谢策师大人美意。”

“那如果说,是香楼主推荐吾去的呢?”

聆月果然惊讶了一下,她安静了一会儿,才说:“这样的话,可真是意外了。”

“那,”千叶把茶水递至唇边,轻声询问说:“……祀嬛意下如何?”

半晌没有回答。

“既然香楼主同意了,”聆月说,“即是有缘,为何不去?”

“那……”

“再叫上遥星小妹吧,她和香楼主一块儿,有伴。”

“……”

 


夜间的雅谷亦是一位美人。

草憩花眠,夜虫幽幽鸣唱,十年才绽放一次的幽兰静静地吐纳芬芳,笼罩在月光下是一片宁静幽香的氛围。

香独秀和遥星在前边一言一语,时而是香独秀的似乎没有止境的讲说,时而是遥星啁啾般的反驳,和少言寡语的他们比起来,叫上他们真是对极了。

一直行到凉亭歇息处,遥星要带香独秀去看早几年被她种下的桃花,就双双走开了。聆月在亭内坐下,发现千叶竟准备了酒和小食,这让聆月觉得有些不自在,但千叶又说这是香楼主准备的,聆月默然不说话,心想香楼主的东西,可不见得会如此简单啊。

但这样的千叶她不讨厌。

“你知道吗,”千叶坐下,倒上一壶酒说,“香楼主曾给过吾非常中肯的意见。”

“是何意见?”

“你听了,可不许生气。”千叶给聆月斟上酒,说“他说——像聆月祀嬛这样聪明又有母性的女人,追求者应该谦虚加示弱,关键时刻再发挥一下聪明才智。”

“……”聆月有些无奈,“香楼主言过其实。”

“非也——我示弱过,也聪明过,但始终没有打开过聆月祀嬛的心结。”

千叶目光灼灼,如白日桃花,聆月清了清嗓子,也没法反驳他的话。

聆月想到,一年前,她送望月退隐的时候,望月对她讲的话。

“聆月,你的决定,我向来是支持的。但是在这件事情上,我觉得聆月,你做的过分了。”

“嗯?”

她对上望月深潭一般的目光。

“毕竟你也喜欢千叶,不是吗?”


她和千叶之间隔了许多其他的事情,有关情,也有关义;她有数不清的礼节与道义,所以她从未怨过自己,也从不认为千叶应承担所有的过错。只因人活一世,怎能只顾个人私欲,而不顾道义与苍生?

“没有人是完美的,千叶。”聆月望着天上皎皎月色,平静而认真地说:“一转身就是一辈子,如果能回到过去,我们还是不会有其他选择。”

“是啊,聆月。空谷幽兰十年一绽,而你还要躲到什么时候呢?”

 


 “吾也觉得,祀嬛要守身这种事,实在是太奇怪了。”

“唔……前任祀嬛教导我们,祀嬛到这个世上不是为了繁衍后代,而是为了看日月升降、花开花落、斗转星移的。”

“竟然有与吾一生爱好如此相合的理念!吾应该向天府院申请调来太阴司。毕竟聆听月声与花语,才应该是香独秀来到这个世上的原因啊。”

“哇!真的是被你打败了!”

“耶~虚名,一切都是虚名,浮名而已。”香独秀挑拨了一下额前的头发,“遥星祀嬛,不要再打扰聆月祀嬛和千叶先生了,走,我们赏花去。”

 

 

 -----------------------------------------

千聆是我入坑西皮之一,很喜欢这种男女双方感情平等、谁都不肯让谁的关系……一边是道义,一边是真情,所以一开始没能走到一起是完全符合情理的。

希望退隐后的他们都打开心扉,一起建设集境吧~

评论(11)
热度(35)
2017-02-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