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owered by LOFTER

说起来,很感激大学时候老师对我的“侮辱”,让我减少对他人认同的期待,而是尽量客观地去自我审定,当然大部分时候是毫无长进的——我会对此感到痛苦。而完成自我期待的作品会鼓励我继续走下去。

评论(10)
热度(1)
2018-02-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