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霹雳/狗廉】时间旅行

说在前面:

室友推荐给我的梗,用在狗廉身上再适合不过了。如此诗意葱茏的梗我一开始实在有些难以下手,然而还是忍不住,希望喜欢狗廉的你们能喜欢。




最后一个孩子也回家了,私塾一下子空了下来,只有晚霞稀稀落落地打在花园里,远处的山和天空组合成了能让人心情平静的风景。伴随着病子手上的钟摆发出的窸窸窣窣的规律声响,廉庄将大门关上。

“随遇,随遇……”今天的病子一直叫着这个名字,他坐在大石头上,看着满天星光,廉庄在一旁坐着,吃着校长送的没有加糖的糕点,一边给病子指着天上的星座,但病子仍然不停地叫着随遇的名字,廉庄不发出声响地叹了口气,说:“该回屋了。”

病子的脑袋躲在毛绒绒的帽子兜里,他的是身体随着钟摆轻轻摇动,说:“廉老师,我想再看一会儿。”

“你冷吧?”

病子抓了抓脸上的伤疤——那是私塾里的孩子捉弄他时留下的。

“嗯,冷。”

“抱着暖炉,给,对,就这样抱着它。”廉庄再给他披上一件衣服,说:“我一会儿再来叫你。”

廉庄回屋后简单地洗漱了一下,忽然感到一阵头昏目眩。桌子上放满了礼品,这是村里的人托校长送来的,校长最近似乎对做媒有了兴趣。这是第几个?大概第五个了吧,这个决定实在有些艰难,但明天她就要和对方见面了。

她从屋里窗户往外看了看病子,他仍然摇晃着身子看星星,她安心下来,趴在桌子上休息了一阵。谁知思绪一下子就陷入一片黑暗,睡得昏昏沉沉的廉庄再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几更了,想到病子还在屋外,她连忙起身寻去,然而石凳上的人不是病子,是一个面目清秀的少年,手执一盏奇怪的灯,大概十六七岁的年纪,个子很高,他一看到她,就连忙起身。廉庄一看到他的脸,就不禁心跳加速,看起来是被吓到了。

“对不住,吓到你了吗?”

少年的声音听起来很令人安心。

廉庄疑惑地看着他,“请问你……”

“我来的时候,你还在睡觉。”少年做出了廉庄趴着睡觉的样子,还故意发出了打呼噜的声音。这是一个看起来没有恶意的少年,廉庄依然没有放下警戒心,现在天色黑暗,四周无人。

“嗯……符去病已经回屋了,我想他已经睡着了。”少年看出了她的顾虑,便用手指了指病子的屋子。病子睡觉的时候,都会把窗户打开。廉庄稍稍放下了心,她走进了几步,看着少年的脸庞,问:“你和病子讲话了?”

“对,他很亲切,就是有点呆呆的。”

听起来有些没有礼貌,但他说的也没有错。

“里面还有个房间。”廉庄说,“就是有点乱,我会帮你打理一下。但是你要早点离开,如果被校长发现,就惨了。”

“什么?”

“房间啊。”廉庄奇怪地回答,有些不高兴,“难道你不是来借宿的吗?”

“借宿?不是的。我……”少年看着廉庄有些嗔怒的表情,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就是来要点东西吃。对,要点东西吃,就是这样。”

少年身上什么也没有带,穿着的衣服倒是可以看出是好料子。

“现在没有吃的,如果你饿的话,我可以……”

“既然如此,就不用麻烦了,来,坐这儿,我们一起等日出吧。我观察过了,这个位置,可以看到太阳从山上升起来。”

少年牵起廉庄的双手,把她领到石凳上,廉庄看着他的面庞,不知所措,一时为他所欲,少年看着廉庄,说:“天气这么好,我们来跳舞吧?”

“要不要我提醒你,现在是晚上?”

“对,你记得的,就像这样。”少年牵引着廉庄走了一步,两步,这是廉庄完全不熟悉的舞步,和一个陌生的少年手牵手在黑暗中跳着舞,倒是有种平日里和学生一起做游戏的感觉,他手掌的温度传达了宁静。

“对,你跳的真好,和我想象中的一样。”

廉庄顿时停了下来,她放开少年的手,看着他泰然处之的样子,心中对他的疑虑不禁越来越深。

“你是谁?”

“我是吓到你了?”

廉庄冷静了一下,说:“你很像我认识的一个人。”

“但是你想不起来这个人是谁,对不对?”少年咧嘴笑了,“你只记得这个人长得和我一样英俊。”

廉庄噗嗤一下笑了,然后,她顿时觉得这个少年是在捉弄她。

少年抢在她之前开口说:“开心点的话,我们就来聊聊天吧?”

“聊什么?”

“我也不知道……哦,我知道聊什么了。你睡觉的时候哭了,你知道吗?”

“哭?”

“对,就在我刚来的时候,我站在门口,看到你趴着睡觉,还有你的眼泪。”

廉庄有些吃惊,“你没有骗我吧?”

少年举起双手,“没有,绝对没有。你真的哭了。”

“我——我不记得了。”

“好好想想,说出来的话,就不难受了。”

“你不会明白的。”廉庄说出这句话后,气氛有些严肃,她叹了口气,“你不明白吗?我和你的关系还不够好,我是不会把不开心的事情告诉你的。”

“不用怕影响我。”

“我困了,我要休息。”

“就再说一炷香的时间。”少年使出了撒娇的口气。

“你的样子好像私塾里的学生为了多听一个故事而卖乖的样子,但是你都这样大了。”

“为什么不呢?讲个故事吧,廉老师。”

“不行。”

“如果你去睡觉的话,我岂不是会很无聊?”

廉庄无奈地说:“哎,好吧,就一会儿。”

“太棒了!”少年跳到石头上,看到廉庄责怪的眼神后,就讪讪地从石凳上下来,坐好。

“我就坐这儿听,廉老师,你要讲个什么故事呢?”

“从前——”

“有一个女孩子。”

“要不你来讲?”

“不,我喜欢听你讲。”

“那就按照你的开头来吧。从前,有一个女孩子。她……你觉得,她和谁长大比较好?”

少年想了想,看了看廉庄,说:“和祖父一起长大。故事都这么写。”

“好。那就这样。从前,有个女孩子,她和祖父一起长大,她的母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她的父亲——出走了,不知道去了哪里。女孩的祖父生病以后,她开始去偷东西给祖父治病。一直到……到祖父去世了,她不再去偷东西,她去私塾教书,成了老师。”

“故事结束了吗?”

“结束了。”

“总觉得这个故事太短了。让我来加点东西吧。”

“……好。”

“那就从这个女孩的父亲那里开始讲吧。这个女孩的父亲年轻时经常光顾一个大户人家——呃,当然是去偷东西的,结果和这大户人家的大老爷成了至交,这原本是一件好事,但这个大户人家忽然在一夜之间……没有了。女孩的父亲为了给至交报仇,就开始追杀仇人,但又怕惹祸上身,就把女孩寄样给女孩的祖父——呃,这样讲,可以吗?”

“你继续。”

“女孩长大成人后,一直觉得自己是给父亲造成了负担,才导致父亲离家不归。你觉得是这样吗?”

“可以这样说。”

“补充完女孩的父亲,我们再加一点爱情进去吧?好的故事,总有点爱情成分的。”

“哦?你试试看。”

“女孩在给祖父寻药的时候,认识了一个武林中人,他们成了冤家,但分开几天后,就开始互相想念,女孩怕给这个人造成负担,就离开了他。”

“合情合理。”

“对。我们再给这个男人和女孩的父亲一点交集。女孩的父亲交给男人一封信,请他交给女孩,结果男人没保护好这封信,让它成了一纸白书,女孩看到这封信时,以为是父亲要和她断绝关系,伤心的不得了呢。”

“这可真是,这个男人真不靠谱。”

“哈哈,我也觉得!我来交代一下这个爱情故事的结局吧。男人杀死了仇敌,又为了给兄弟报仇,丧失了记忆,他回到了自己的家乡,而因为种种原因,这个女孩也忘了男人。”

“就这样,永远都不会见面。”

“你就是因为这样才难过的吗?”

“我不知道,我只知道有什么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我不记得,我真的不记得,无论过几天,几年,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记不起来,怎么都想不起来,你能体会吗?你每天都记得你忘记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但是怎么也记不起来,日子一天一天就这样过去了——”

少年拉住了她的手。

“不要担心,不要担心。有我在,一切都会好的,我来就是来告诉你这个的。”

“什么?”

少年从身后变出了一个花冠,戴在了廉庄的头上。

“你怎么会知道……是符去病告诉你的吗?”

“我早就知道了,很早以前。”少年抚摸廉庄的头发。廉庄不禁抱了抱他,说:“你就好像我房间里的那个花冠。”

“嗯?”

“我父亲给我编的花冠,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我的身边。每当一个人的时候,我看着花冠,就有种安心的感觉。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我心中的不安也都去休息了。”

天上已经出现一片霞光,打在少年的脸上,有一种梦幻的感觉。但她立刻发现,这不是梦幻,是少年开始消失在空气之中。

“时间到了,我应该走啦。”

“现在吗?”

“对,我的能力有限,只能待这么一会儿。”

“谢谢你。”

“我还有事没有告诉你。”

“什么事?”

“符去病会和随遇再见面的。”

“嗯。”

“我们也会再见面的。”

“……嗯。”

“还有,给你带上花冠的人,马上就会来找你的。所以请不要放弃。不要放弃我。”

“我们会再见面的吧?”

少年抱住了她,在她耳边说。

“再见,母亲。”


少年走向门去,打开门的一瞬间,他就消失在了空气之中。她伸手抓了抓这些光圈,落入掌中瞬而不见。就在这一瞬间,她感到了最奇妙的宁静和满足,犹如一抹奇迹。

 


2016-02-13
评论(8)
热度(48)
© | Powered by LOFTER